帮助 收藏

登录 免费注册

图书资讯 | 活动预告 | 最新上架 | 重点推荐 | 精彩书评 | 套书展示 | 在线阅读

嘉庆皇帝

作者:宋福聚

ISBN:9787508052434

出版时间:2009-05-01

开 本:小16开  页数:305页

定价:¥30

已有0人评价,查看评论

分享到:0

同类图书购买排行

图书详情

本书讲述一直在乾隆皇帝的羽翼之下成长起来的嘉庆皇帝在即位之后铲除巨贪和珅,重振朝纲的史事。

  乾隆皇帝何以坐视和珅可敌国?嘉庆帝颗琰亲政伊始,便斩杀了巨贪和珅,为民除害。小说刻画了嘉庆皇帝丰满立体的性格,揭示出一直在父皇庇护下的弱主如何在政治风雨的洗礼中艰难地挣扎的痛苦心路历程。小说情节曲折,人物情感的丰富性与悲剧性,使这部大内小说成为康、雍、乾、清宫热点之外,又一部有力度的大作。

章节目录

第一章 书房里走出的帝王
第二章 朝堂上暗伏着祸根
第三章 鲜血淋漓的现实
第四章 诡异离奇的游戏
第五章 一出即将落幕的大戏
第六章 一曲就要奏响的乐章
第七章 惊险刺杀
第八章 离奇冤情
第九章 再一次温柔缠绵
第十章 又一起惊天大案
第十一章 布衣掀翻江南
第十二章 龙舟血光四溅
第十三章 问苍天孰忠孰奸
第十四章 眠花间谁媸谁妍
第十五章 山雨欲来
第十六章 黑云压城
第十七章 难题没有答案
第十八章 结局毫无征兆
后记星火坚冰

作者简介

 

宋福聚,毕业于山西大学中文系,任职于长治学院中文系,主要担任基础写作教学工作。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恶之花》、《永乐王朝(上下卷)》(台湾大地出版社)、《中兴名相》、《良相吴典》、《上海教父杜月笙》、《汉光武帝》等多部,受到读者广泛好评,另在各类杂志发表中短篇作品及论文若干。山西省作协会员、高校写作学会会员。

 

 

 

编辑推荐

 

《闲中号》赞:和珅倒,新主胆气豪。案牍红烛亮,艨艟迎巨涛。

媒体推荐

 

    嘉庆是大清入主中原以后的第五位皇帝。比起先辈,他没有一统天下的披荆斩棘,也缺乏平定三藩的大勇大智,在人们心目中,其形象未免庸碌暗淡。可是,没有人能真切领会到,前人风光无限带来的种种负面影响,注定由他寂寞地承担——他不得不苦苦忍受大清帝国极盛而衰必然的阵痛。这个被前辈光芒笼罩着的帝王,犹如一点微弱的星火,在历史的坚冰下挣扎、悲苦、怅惘。
    嘉庆的父辈乾隆,号称开疆拓宇,四征不庭,揆文奋武,自诩为“十全老人”。可是历史证明,乾隆后期,国力已经如同被掏空了身子的壮汉一般,徒有其表。乾隆向来引以为荣的用兵西陲,征战缅甸,听起来光芒四射,实际上给大清帝国带来的,除了虚荣心外,便是无穷祸患——这些战争的军费开支,约在白银一亿两千万两以上,而当时的国库收入也仅有三千万两!比例失衡之大,民生凋敝,势在必然。加上乾隆历次大规模出巡,挥霍铺张;晚年宠信和坤,致使上下贪墨,几成惯例。所有这些,都直接造成吏治民风国运的同归败坏……
    嘉庆从万人敬仰的皇阿玛手中,接过的就是这样一副积重难返的重担。历史的巨大转折,注定了嘉庆自登上皇位的那一天起,他的悲剧就悄悄上演了。然而,嘉庆还是挑起了这副看不到任何希望的重担,耗尽一生的精力去对抗几代人沉淀下来的艰难。
    这个自小在书斋中长大的帝王,虽然说不上有多么英明,也谈不到有多么智勇过人,但他的可贵在于,即使意识到内外交困,纵然想到了前途多舛,仍踏实地负起历史责任,兢兢业业,步履维艰,对各种弊政弥缝匡救,尽最大的努力去挽狂澜于既倒,支大厦之将倾。政务上,他提倡勤政戒惰,并且能够身体力行。自从亲政之日起,可谓夙夜忧勤,孜孜图治,不敢有丝毫暇逸。雷厉风行惩处和坤,整肃吏治的迫切溢于言表。生活中,嘉庆崇俭黜奢,尽量去维护国家捉襟见肘的微薄财力。谕令地方进献的大块玉石就地抛弃,一改举国风气的希望发自肺腑。后宫内,嘉庆未必是风流倜傥的性情帝王,但他和几个女人之间的情感纠葛,似乎更别具一格,令人回味。
 

书摘插图

 

    嘉庆手扶御案站起来,望着空荡荡的大殿。想起以前自己就在这里,语重心长苦口婆心地对满朝文武说过,无论朝廷还是地方,都应该有章程。而具体执行章程的,最终还是人,若用人不当或者人心不善,再好的章程也是一纸空文。现在,又是人心不善啊!但是人心不善又有什么办法,自己总不能每个县都跑去监察,最终还得依靠别人去管理别人,唉,用人之道,难就难在这里啊!感慨着徘徊两步,嘉庆又想,两江总督铁保,按说还是不错,值得信赖,恐怕问题不出在他那儿,而是出在下边的州县。不妨先指使铁保,让他派遣几个得力人手,到各州县去督察救灾银子的使用情况。如果真能查出没人性的蠹虫,一定拿出当年威风,狠狠处置几个,整肃一下污浊官场。
    这样想着,嘉庆写下诏书,令铁保立刻分派要员,到各地检查救灾银子的使用情况,若有侵吞现象,即刻报奏朝廷,不得懈怠延误,否则拿两江衙门主要官员问罪。
    诏书下到江苏,铁保一字一句地读着,额头不由渗出冷汗。他赶忙按照诏书上的吩咐,选派出几个信得过的贴身侍官,叫他们代总督下去监察银两使用情况,特意再三警告,这次非同寻常,不得半点马虎。
    看属官们分头下去了,铁保这才坐在案前仔细琢磨。按说山阳受灾最重,拿到的款项也最多,应该是重点检查的对象。可是他又清楚,自己的这些属官,大体上还说得过去,但真要他们铁面无私半点不讲情面,恐怕很难做到,充其量差强人意罢了。正因为如此,山阳这个特殊地方,最容易暴露问题,他没敢轻易定下人选。
    翻检着厚厚的官员册子,连翻两遍,也没有感觉特别中意的。铁保烦乱地正要站起来活动一下腰身,忽然有个生疏的名字闪进眼里。李毓昌?这个人似乎听说过,但立刻又想不起来,这是个什么人?越是想不起来,铁保反而来了兴趣,他耐心看李毓昌的履历,此人来自山东即墨县,嘉庆十四年的进士,派遣到江苏后一直没合适职位,在府衙中搞些抄写事务。这个人字体清秀,办事十分认真,一个字写错了往往要重新誊抄,在这么多书办中,还是头一个。因此铁保对这个年轻人有点印象,但因为他话语不多,不像其他属官那样有事没事在眼前晃动,所以印象又不深,难怪自己刚才没想起来。
 

 

  • 用户评论
  • 豆瓣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关闭

资料下载
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