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 收藏

登录 免费注册

图书资讯 | 活动预告 | 最新上架 | 重点推荐 | 精彩书评 | 套书展示 | 在线阅读

外国文学名著精粹全集 1859-1874卷(名家导读版)

作者:毕淑敏等

ISBN:9787508051758

出版时间:2009-06-01

开 本:16开  页数:496页

定价:¥39.8

已有0人评价,查看评论

分享到:0

同类图书购买排行

图书详情

《外国文学名著精粹全集》共8本(卷),按年代顺序,精选了数十部外国经典长篇小说,并由毕淑敏、史铁生、张抗抗等国内知名作家担纲缩写,形成了十分优秀的阅读文本,名家缩写名著必然产生极大的名家市场号召力。具有鲜明的经典性、时代性、简约性、流行性等诸多特征,必定会成为大家认同并喜欢的产品。

章节目录

双城记
罪与罚
笑面人
斯马达克思

作者简介

双城记
1 驰向杜佛的邮车
十一月下旬的一个星期五的夜晚,一辆邮车缓缓地爬上杜佛陡峭的山坡。沉重的邮件和坑洼的山路,使疲困的马匹仿佛折断了关节一样,颠颠扑扑在深泥中挣扎。邮车里的三个乘客只得徒步跟在马匹旁边,艰难地爬上山坡。
山谷里到处弥漫着如絮的雾气。三个乘客都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在重重的衣帽之中,使对方无法看清自己的脸面。在那个时代,人们无法彼此信任。因为路上的任何人都可能是强盗或强盗的眼线。在每个驿站或者小酒馆,从老板到马厩里的小厮,都可能是强盗雇用的脚色。所以,高高站在邮车后面那个特设位置上的护卫,紧张地把手搁在放着霰弹枪和马枪的箱子上,连对自己的乘客也充满了怀疑。
那三匹疲惫的马在鞭子的猛抽下终于爬上了山顶。护卫下来给车轮装土刹车准备下山时,车夫突然警觉地叫了起来:“乔,你听,什么声音?”
两人都支长了耳朵。
“有一匹马追上来了。”
护卫紧张地扳着短枪的扳机,随时准备采取行动。
刚准备回到车厢里去的几个乘客都停住不动,他们看看车夫,又看看护卫,个个面面相觑。空气突然像凝固了一般地寂静,仿佛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一阵疾驰而来的马蹄声,猛烈地传到山顶。
“喂!来的是谁?”护卫吆喝着,“再不站住,我要开枪了。”
蹄声戛然停住,雾气中有一个声音喊道:“是杜佛的邮车么?”
“你问这个做什么?”
“是的话,我要找一位旅客。”
“什么旅客?”
“杰维斯?劳雷先生。”
旁边的一位乘客应声答道:“是我。”他寻声问去:“是裘利吗?找我什么事?”
“有封急信要交给你,是台尔生银行的。”
那个叫劳雷的旅客站到公路上来,对护卫说:“我认识送信的人,让他过来吧,不会错的。” 护卫还是充满警惕地警告说:“好好地走过来吧,别让我看见你的手在挂着枪套的鞍子上动。不然,我是很容易弄错的,一错,你就受不了了。”
一匹马和一个骑马人的影子,在漩流般的夜雾中慢慢走近来,停在邮车旁的那个旅客面前,弯下腰,把一张纸条交给他。马喘着粗气,从马蹄到骑马人的帽子,都沾满了泥污。
旅客望着还在一旁持枪监督着他们的护卫柔声地说:“不必担心,我是台尔生银行的。你应该知道伦敦的台尔生银行。我可以在这里看看信吗?”说着掏出一克朗送给护卫买酒喝,便就着车灯的光亮读起信来,渐渐大声地念了出来,“……在杜佛等待小姐。”他收起信,对裘利说,“你回去告诉他们,就说我的答复是:起死回生。”
裘利不解地摇摇头:“这么古怪的答复。”
“他们会懂的。把这话带回去,就跟我亲笔写的信一样。”
车子又一颠一顿地往前走了。越是下到山底,雾气越是团团地包裹着它。坐在车厢外的护卫和车夫,还在回味着刚才那位旅客的话。
“哈喽,汤姆,你听见那口信了吗?”
“听见了,乔。”
“你弄懂那是什么意思吗?”
“一点儿也不懂。你呢,乔?”
“我也想不出来。”
2 夜影幻象
每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都是一个深奥的秘密。犹如我们走进一座城市里,每一幢黑森森的大楼都关着它自己的秘密;而每一幢大楼里的每一个房间,也都包藏着自己的秘密。甚至千万个胸膛里跳动的心,即使对最靠近它的另一颗心,也都是一个秘密。我们注定看不透那莫测的深渊。一个朋友死了,邻人死了,爱人——我灵魂的亲爱者——死了,便也带走了那亘古独存的秘密。在我生活过的这座城市的任何墓地上,有比那些纷纷扰扰的人们对于我或我对于他们更不可测度的吗?
那骑在马上的送信人,和局促在邮车里的三个乘客都是如此,他们互相是神秘的,彼此间的距离,好像远隔一个郡之遥。
送信人安闲地骑在马上缓缓归去,不时在路边的小酒店里碣上一盅。可他俨然一副恪守秘密的神态,帽子歪戴在眉毛上,两只浅黑色的眼睛挨得太近,仿佛一离得太开就会泄露出什么隐情似的。拖到膝盖的长围巾包住下巴和脖子;只在喝酒时才用左手把围巾扒开,匆匆把酒倒入喉咙,立即又紧紧捂上。
“不,裘利,这和你没关系,你是个正经的生意人。”送信人思索着,又安慰自己,“起死回生——见鬼!要不是他喝醉了,准是我要倒霉。”他不无迷惑地脱下帽子搔着头皮自语道。
当他带着口信向圣堂旁边的台尔生银行驰来时,夜的种种幻象仿佛也随着这口信而不断涌现,使脚下烦躁不安的母马,每碰上一个夜影就惊吓一番。
此时,邮车上三个互相猜疑的乘客也在坎坷路途的颠顿中,随着在矇咙睡眼前摇晃的夜影,而生出各种幻象。
那个叫劳雷的台尔生银行的职员半闭着眼睛,藉着小小车窗透进来的朦胧灯光,望着对面乘客的大包行李,做着发财的美梦。马车的嘎嘎声是银钱的叮当,五分钟里承兑的支票要比银行国内外全部储户三倍时间里承兑的还多,地下保险室所藏的那些价值连城的财宝,还安全而秘密地藏在那儿,如同他上次看到的那样。
银行的幻象随着刺痛神经的马车的颠顿,时断时续;而另一股恍恍惚惚的意识潮流,却始终没有停止:他正匆匆赶路,要去把一个人从坟墓里挖出来!
这个人是谁?朦胧的夜影使他无法从许多在眼前晃动的人影中辨清这个人的面孔。所有的人影都是一个四十五岁年纪的男性僵尸般枯槁憔悴的形象,或骄傲,或轻蔑,或反抗,或忍从,凹陷的下巴,死灰的脸色,枯瘦的双手,一个个都从眼前闪过。他上百次地询问着这眼前的幽灵:
“你被埋了多久了?”
回答总是同样的:“差不多十八年了。”
“你还希望被人挖出来吗?”
“早就失望了。”
“你知道你要复活了吗?”
“他们这样告诉我。”
“要不要带她来看你?你想见她吗?”
对这一问题,他的回答犹豫而矛盾。有时说:“等一等,我感情受不了,会死的。”有时又泪如雨下地说:~陕带我去见她。”而有时又两眼发呆:“我不认识她,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在这样的幻觉中,这位乘客挖呀,挖呀——用一把铲子,一把大汤匙,或者一双手,他要把这可怜的人救出来。终于给挖出来了,但立即又消失了。他猛地一惊,醒过来了。放下车窗,感到了飘到脸上的雨和雾的真实。
当他在这样的幻觉中行进时,圣堂旁边的银行,昨日的交易,保险库和快信,这些真实的形象又都掺和在里面。那消失了的阴森的影象又浮在眼前:
“你被埋了多久?”
“差不多十八年了。”
“你已经放弃被挖出来的希望了吗?”
“早就放弃了。”
“你要有信心活下去呀!”
“我说不上。”
于是他又再挖呀,挖呀,直到被另外那两个不耐烦的乘客吵醒,发觉夜色已经消退,车窗外的太阳正辉煌、宁静、美丽地照耀在幽幽的矮树林上空。
“十八年了!”他望着冉冉升起的旭日说,“创造白天的仁慈的神啊,他被活埋了十八年!”
3 遥远的故事
当邮车平安抵达杜佛时,皇家乔治饭店的服务生领班礼貌地打开车门,劳雷先生满身粘满草屑地从那狗窝一般的车厢里爬出来,他摇晃着身子,跺着一双泥脚,急急地问:
“明天有到加莱去的邮船么?”
“有的,先生,如果天气不变,明天下午两点就有一趟船赶上潮水。要开房间吗,先生?”
“给我一间卧房,再找个理发的。”
“好,请这边走,先生。”领班随着吩咐给劳雷先生搬行李、烧热水和叫理发师,并带领劳雷先生去进早餐。
咖啡室里只有劳雷先生一人。他换上了一身褐色的套服,虽然陈旧,却保管得很好,袖口上有大方的翻边,衣兜上也有很大的袋盖。背心前襟上一只怀表嘀答作响,像是牧师用单调的声音在宣讲着教义。他的袜子质料精细,鞋也十分洁净,衬衫自得像海面上的浪花,戴着一顶柔软卷曲的亚麻色假发,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把那副克制、平静的脸孔衬得生动开朗。这是那种在过去流逝的岁月里付出殚精竭虑的代价,而训练得老成持重的台尔生银行职员的表情。
侍者送来的早餐惊醒了凝神的劳雷先生。他对侍者说:“我要替一位年轻小姐定一个房间,她大概今天会到。如果有位小姐打听杰维斯·劳雷,或者问起台尔生银行来的先生,请你通知我。”
“是,先生。你就是从伦敦台尔生银行来的吗?”
“是的。”
“我们饭店常有招待贵行绅士的荣幸。台尔生银行来往于伦敦和巴黎之间的人很多呀!”
“是的。我们在法国的业务也像在英国一样多。”
“先生不常作这样的旅行吧?”
“好些年不来了。自从上次从法国回来以后,有十五年了吧!”
“哦,那时皇家乔治饭店还在别人手里呢!不过,我敢打赌,台尔生银行在五十年前就很兴旺了,更别说十五年前。”
  • 用户评论
  • 豆瓣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关闭

资料下载
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