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 收藏

登录 免费注册

图书资讯 | 活动预告 | 最新上架 | 重点推荐 | 精彩书评 | 套书展示 | 在线阅读

外国文学名著精粹全集 1891-1912卷(名家导读版)

作者:肖复兴 等

ISBN:9787508052519

出版时间:2009-06-01

开 本:16开  页数:488页

定价:¥39.8

已有0人评价,查看评论

分享到:0

同类图书购买排行

图书详情

《外国文学名著精粹全集》共8本(卷),按年代顺序,精选了数十部外国经典长篇小说,并由毕淑敏、史铁生、张抗抗等国内知名作家担纲缩写,形成了十分优秀的阅读文本,名家缩写名著必然产生极大的名家市场号召力。具有鲜明的经典性、时代性、简约性、流行性等诸多特征,必定会成为大家认同并喜欢的产品。

章节目录

德伯家的苔丝
牛虻
沉船
约翰·克利斯朵夫

作者简介

德伯家的苔丝
1处女
这个山谷叫白鹿苑,又叫布蕾谷,是一片群山环抱的幽静去处。布蕾谷离伦敦虽然不过四个钟头的路程,但都市里那些对乡野风光迷恋和敏感的人,大多不知道眼皮子底下有这么一个美丽的去处。这里的一切几乎还保持着自然造化的原始风貌,奇诡而神秘。从山顶往下看,到处绿漾漾紫微微,树木、草场、庄稼地等,浓浓淡淡,层次繁多,绿得各不相同。窄狭曲折的小径穿插其间,小径拐弯处立着一两棵古老的空心大树,大树的枝丫映在草地间一片明水里。长腿鸟呆在水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展翅飞走了。它斜着身子,从这片水飞到那片水,总是舍不得离开这风景如画的妙境。
苔丝家所在的马勒村就坐落在这片有山峦为屏障的沃土之上
马勒村还保留着一些古风,比如在五月一日的五朔节跳舞,就是一种古风的延续。这天下午,她们又兴致勃勃地跳上了。参加跳舞的都是女人,年轻活泼的女孩子占大多数。她们一律穿白色长裙,每个人右手拿着一根剥了皮的柳条儿,左手握着一把白花儿,似乎是舞蹈用的道具。她们一般是在一个相对固定的地方舞。舞之前先游行。起初人不太多,随着欢声笑语的召唤,越来越多的女人加入了游行队伍。温暖的阳光照耀着她们,远远望去白花花的一片如满坡跳跃的花朵。
苔丝也是游行队伍中的一员。对于她来说,难得有这样快乐的机会。但她的表情不大开朗,甚至有些拘谨。这可能是因为她长得比较出色,人们都愿意注视她的缘故。她的身体已发育成熟了,白色衣裙把她掩衬得颇为丰满。可她的一双大眼睛还很天真,透出孩子般的稚气和娇憨。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她的两片嘴唇,饱满,娇艳,明丽,生动,闪烁着青春的光彩,让人一睹难忘。
队伍走过村街,走过商店门口,向村外的草场进发。这时对面来了一辆马车,赶车的是一位体格硕壮的姑娘,车后坐着趁车而回的苔丝的父亲德北。德北大概又喝多了,他闭着眼,脸色发白,手乱舞扎,嘴里含混不清地夸耀他的祖先,说他的祖宗是贵族,是武士,死后装在铅棺里,他家在王陴有一座大坟地……
游行的人看见德北癫疯的样子都忍不住地笑,笑时当然不免看了看苔丝。
苔丝见父亲当众出丑,心里又难过,又替父亲害臊,满脸红通通的。“这没什么,他赶集累了。我们家的马今天休息,所以他趁别人家的马车回来了。”她在自我安慰。
“你还装糊涂哪,苔丝,他明明又喝多了啊,哈哈!”她的伙伴们说。
苔丝嘴唇一噘,像是生气了:“我告诉你们,要是你们拿他取笑,我一步也不跟你们往前走啦!”说着,眼圈就湿了。
大家见苔丝这样,就没再说什么,继续向绿茵茵的草场行进。到了草场,她们就比赛似的手舞足蹈起来,舞得十分带劲和忘情。年轻的女孩子旋转起来如行云流水,煞是好看。几位两鬓斑白的中年妇女也不甘落伍,在尽情享受生命的快乐。太阳快要落山了,一些结束了劳作的男子和三两个过路人,禁不住聚拢在舞场周围,欣赏这些女人跳舞。
在这些围观的过路人里面,有三个有些身份的青年,他们是三兄弟。老大是牧师打扮,老二是大学生,老三呢,带着无拘无束的神气,还没有留下什么职业的烙印。老大向老三道:“安玑,咱们走吧。”
安玑想留下找个女孩子作伴跳一会儿舞。大哥觉得让安玑跟一帮乡下丫头跳舞有失身份,不许他胡思乱想。
“好吧,我再看一会儿,五分钟一定追上你们。”安玑回答道。
两个哥哥替他拿着行李,先走了。
安玑不失时机地走进舞场,在许多争着要和他跳舞的女孩子中就近找一个女孩子跳起来。他没有和苔丝跳,两个人只是互相瞅了一眼,苔丝就赶紧把目光躲开了。教堂的钟声响起来时,安玑才恋恋不舍地走了。临走时,他感到有一双眼睛在目送他,一回头,又是那个羞怯的姑娘。苔丝已离开了人群,独自站在旁边,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安玑心里一动,发现这个噘噘嘴唇儿的女孩子太美了,他后悔没请她跳舞,后悔不该没问她的姓名。
那不知名的英俊少年走后,苔丝的情绪有些低落,她又勉强跳了一会儿,忽然想起喝醉酒的父亲,就离开了舞场,向村子走去。
她家住的那所草房就在村边。草房有些简陋,一看房子就可知这家人的日子过得不怎么好。苔丝兄弟姐妹六个,她父亲身体不好,一家人张口吃饭的多,干活挣钱的少,每年收的粮食刚刚够糊口,想做一件稍好一点的衣服都没钱。就说苔丝身上穿的这件白裙子吧,虽然已经旧得有些发黄,可苔丝平日是舍不得穿的,只有在过节跳舞的时候才穿一穿。就是这件裙子,她刚才在湿漉漉的草地上跳舞,竟把下摆给染绿了,她很懊悔,不知母亲怎样埋怨她呢。裙子是母亲昨天特意为她洗过烫平的。
她进家后,母亲说:“你回来得正好。”她有些兴奋,好像没注意苔丝的裙子,“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听了一定会高兴的。”
苔丝不敢相信会有什么好消息。
“你爹今天在镇上碰见牧师了,牧师喊你爹‘约翰爵士’,牧师说他在考查各家谱系准备编新郡志的时候,发现咱们家也就是你爹是古老的武士世家德伯氏的嫡派子孙,德伯氏的始祖是那位有名气的武士裴根?德伯爵士。你看看这事儿,咱们家原来是一郡顶富有顶有名望的大户人家……我的小宝贝,这可怎么得了。”
“真的吗?我还以为我爹喝醉了胡说八道呢!”苔丝自然也很兴奋。.
“哪能呢,你爹就是为了这个,一高兴,才坐马车回来的。酒吗,可能也喝了点。”
“这消息是不错。妈,你说这事对咱家会有好处吧?”
“那还用说!不用说别的,这事一传出去,马上就会有一大帮跟咱家一样的贵人坐着大马车拜望咱们。这下咱们家想干什么都不用发愁啦。”
苔丝还是有点将信将疑,问:“我爹呢?他这会到哪儿去了?”
“到酒店喝酒去了,他想恢复一下力气,提提精神。”她让苔丝在家看着弟弟妹妹,自己出门找丈夫去了。
妈去了半天,没把爹找回来,她自己也没回来。苔丝往门外看去,村里黑乎乎的,几乎家家都熄灭灯进入了梦乡。她不大放心,就让九岁的弟弟亚伯拉罕到露力芬酒店去找。弟弟去了半个钟头仍没结果,她只好自己去了。
原来德北不大能喝酒,几杯酒下肚,就忘乎所以,不知自己是谁。德北太太昭安在酒店的楼上找到他时,他醉醺醺的,正得意忘形地自吹自擂:“维塞郡这么大,有谁能比咱!你们……都不行……”昭安推推他:“约翰,我来了,你听我说,我想起一个有钱的老太太,住在围场边上,离纯瑞脊不远,她的姓正是德伯。”
“噢,是吗?”
“那老太太一定是咱们的本家,我打算让苔丝去认本家。”
“对呀,咱们都认本家去!”亚伯拉罕不知从哪个暗影里溜了出来,“等苔丝去了,住在她家的时候,咱们都去看她,那会儿咱们就可以坐她的大马车,就能穿好看的黑衣裳了!”
“你这孩子,什么时候跑来的,我和你爹正商量大事,快到一边玩去。”接着这两口子就商量怎样让苔丝去认本家。
当爹的担心苔丝不一定去。当妈的却很有把握,说:“你放心,都交给俺好啦。”昭安估计,凭着苔丝的漂亮出众,一定能讨老太太喜欢,说不定苔丝还会嫁给阔绰体面的人哪!德北问她怎么知道,她说她查了《命书大全》,给苔丝算了命,命书上说苔丝的婚姻大吉大利。
这时苔丝找来了,两口子见苔丝面有愠色,急忙站起,把剩下的酒喝干,随她下楼去了。出门被风一吹,德北就有些东倒西歪。苔丝和母亲一人搀着他的一只胳膊,架着他往家走。一路上,他又疯疯癫癫地嚷。看见自家的草房很小,他就说他家有一座大坟地。昭安让他安静点,要沉得住气,这样才合身份。苔丝关心的是爹明天一早能不能赶集去卖蜂窝。德北说没问题。
夜里一点半钟的时候,德北太太进了苔丝和她的弟妹们睡觉的屋子,告诉苔丝:“可怜的老头子去不了啦,怎么叫也叫不醒他。”
苔丝坐在床上直发愣。
“一定得有人去呀,你爹上集跟零卖商人说好了,要是不送去,蜂窝就再也卖不掉了,那咱们家可就惨了。”
她向苔丝建议,让苔丝在那些喜欢跟苔丝跳舞的小伙子里找一个,替她去集上送蜂窝。
“不行,我死了也不能那么办。这事让别人知道了,还不把人羞死吗?”她说弟弟亚伯拉罕要是能和她做伴,她就能去。
母亲说只好这样了。
姐俩儿在黑暗中点起灯笼,上了马棚。那辆摇摇晃晃的小货车已经装好了。苔丝把老马王子牵了出来,它跟那辆老车的摇晃程度差不了多少。老马看看夜色,对这么早就出去干活好像不太情愿。他们把灯笼挂在车右边赶着马往前走。上坡的时候,他们下车在马旁边跟着走,省得衰老的马负载太重。走平路和下坡时,他们才坐在车上。山谷里到处黑魃魃的,星星一闪一闪地眨着眼睛。刚出村时,亚伯拉罕对走夜路感到新鲜,还和姐姐说话,走了一会儿,就靠在蜂窝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 用户评论
  • 豆瓣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关闭

资料下载
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