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 收藏

登录 免费注册

图书资讯 | 活动预告 | 最新上架 | 重点推荐 | 精彩书评 | 套书展示 | 在线阅读

外国文学名著精粹全集 1961-1981卷(名家导读版)

作者:许牟青等

ISBN:9787508051772

出版时间:2009-06-01

开 本:16开  页数:445页

定价:¥39.8

已有0人评价,查看评论

分享到:0

同类图书购买排行

图书详情

《外国文学名著精粹全集》共8本(卷),按年代顺序,精选了数十部外国经典长篇小说,并由毕淑敏、史铁生、张抗抗等国内知名作家担纲缩写,形成了十分优秀的阅读文本,名家缩写名著必然产生极大的名家市场号召力。具有鲜明的经典性、时代性、简约性、流行性等诸多特征,必定会成为大家认同并喜欢的产品。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条军规
蜘蛛之吻
望族

作者简介

第二十二条军规
1
尤索林头一回见到随军牧师就狂热地喜欢上了他。.
因为肝有点儿痛尤索林住在医院,但又算不上是黄疸病,是给他治疗还是让他出院,医生感到很为难。只好每天例行公事似的让达克特护士发给他一颗药。病房里没有一个护士喜欢他,达克特护士便是其中之一。
尤索林住在医院里,要什么有什么,吃的喝的都不算太坏,除了医护人员,从来没谁来打扰他。每天上午,他得稍微花点儿工夫去检查信件,干完这件事他就成天心安理得地躺在那儿。他比邓巴舒服得多,邓巴为了让别人把三餐送到床前,不得不一再朝前摔倒在地上。
病房里的全体军官伤员规定得去检查所有士兵伤员的信件。这工作很单调,时间一长他便想出一些游戏来解闷,首先他宣布对信中的一切修饰词统统处以死刑,第二天他又向一切冠词宣战,再过一天他又全部保留了冠词而将其他内容删得一干二净。有一次,他把一封信全部涂掉,只剩下“亲爱的玛丽”这一称呼和“疯狂想念你的R.0.希普曼,美国陆军随军牧师”这一署名了。之后,他又开始向信封上的姓名和地址进攻,漫不经心地大笔一挥就抹去了街道和住宅,消灭整座整座大城市。
二十二条军规规定,检查官必须在检查过的信件上签名。尤索林总在自己没看过的信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而在自己看过的信上签上“华盛顿?欧文”或“欧文?华盛顿”。为这一名罪犯调查部人员充作病员住进病房,调查此事。
与尤索林和邓巴同病房的病友有三个上尉和一个富有爱国精神和教养的得克萨斯人。他认为有财产的人应当比没有财产的人能得到更多的选票。
得克萨斯人住进来的那天天气闷热,邓巴无声地躺在床上,一会儿那人便发表起高见,邓巴一下子坐起身来,郑重地说:“我一直感到缺少了什么——一就是没有爱国精神!”
尤索林也冲着他大声喊叫,故意曲解他的本意。这个得克萨斯人显得天性善良、慷慨大方、和善可亲。可是三天后就没有谁能容忍他了。大家见了他都连忙躲避。只有那个全身雪白的士兵无从躲避。这个士兵从头到脚都用石膏和绷带裹着,双腿和两臂都毫无用处。让人能看清楚的只有口腔上方一周被磨损了的黑洞。这个全身雪白的士兵就成了得克萨斯人的毫无反应的听众。直到一次量体温时,达克特护士发现这个士兵死了。
随军牧师来到医院的时候,尤索林正忙着检查和涂抹信件。他坐过来问起尤索林的身体情况。
“身体挺好,”尤索林回答,“只是肝有点儿痛。”
“这就好,”牧师说,“我原想早点儿上这儿来,可我身体确实一直不好。”
“这太不幸了。”尤索林说。
“就是感冒头痛。”牧师忙接上一句,过了一会儿问道,“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
“我相信医生们都在为我尽力治疗。”
“我并不是指的治病,我是指烟卷了,书籍了,玩具什么的。”
“不,不,”尤索林说,“我缺的只是健康。”
后来他们共同认识的奈特雷上尉成了他们谈话的基础,尽管有些尴尬但毕竟还是有共同语言的。尤索林告诉牧师,“我们这里也许是全世界唯一没有精神病患者的病房了。”牧师起身告辞的时候问到了邓巴。尤索林告诉他,“邓巴中尉是个真正出色的好人,是全世界最优秀而又最为淡泊的人士之一。”
“我是说他病得厉害吗?”牧师说。
“不厉害,实际上他根本没有什么病。”
“这很好。”牧师松了一口气。告别了他们。
邓巴说:“是一位随军牧师,你注意到了吗?”因为在这之前,他俩一直以为他不是一个疯子就是一个医生。但牧师给尤索林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病房的尽头有一间用绿色三夹板隔出的小房间,里面住着一名一本正经的中年上校。这位上校在通讯系统工作,日日夜夜都得忙着把内地发来的电报记录在簿上,然后十分细致地把簿子封起来,放进一只白桶内。他住院期间,每天都有一位相貌可亲,穿着时髦的女人来探望。这女人既不是护士也不是陆军妇女队队员。
上校呆在一大群专家的旋涡之中,专家们为他断定病情,进行专门的研究。为研究他身体的各个系统,他们派来了泌尿学、淋巴学、内分泌学、心理学、皮肤学等各科专家。此外还从哈佛大学动物系请来了一位秃顶的、学究式的鲸鱼研究专家。这位先生是由于一架计算机阳极出了问题,计算出了舛错,才被人们无情地胁迫到这支医疗队里来的。他同这位垂死的上校纠缠了好几次,竭力想跟他讨论一下《白鲸》这部小说。
他们对上校做了认真的检查。他身上的器官没有一个没用过药,没有一个没受过毁损,洒过药粉,摆弄过,抚摸过,没有一个没照过电子,挪动过,取出来又塞回原处。而那个亭亭玉立的女人则坐在他床边,不时地抚摸他,她每一次微笑都体现出她那庄重忧郁的心情。那女人说话很轻,甚至比上校咳嗽还轻,病房里的人谁也不曾听到过她的嗓音。
那位得克萨斯人在不到十天的功夫就使病房里的人全走空了。炮兵上尉带头,接着出院工作就开始了。邓巴、尤索林还有那个驾驶战斗机的上尉全是在同一天上午走的。尤索林告诉医生,他的肝已经不痛了。得克萨斯人把病房里的人都赶回他们原来的岗位上去了,只剩下那个罪犯调查部人员,因为战斗机上尉的感冒传给了他,结果转成了肺炎。
2
尤索林原以为可以留在医院幸福地回避战争,可那个得克萨斯人却偏偏不让尤索林得到幸福,这个得克萨斯人实在病得很厉害。
事实上尤索林也不可能幸福,因为在医院外面仍旧一点儿有趣的事情也没有,唯一的事情就是战争,而这一点似乎只有尤索林和邓巴注意到了。每当尤索林想提醒人们这一点的时候,人们就走得远远的,认为他是疯子。甚至连比较了解他的克莱文杰也在内。
“人们都想杀死我。”尤索林平心静气地对克莱文杰说。
“你疯了!”克莱文杰坚持说。
“他们每个人都想杀害我!”尤索林一直就这么说着。因为每当他上天扔炸弹时,总有他不认识的陌生人用机关炮向他射击。
与尤索林同住一个帐篷的奥尔是个老咧着嘴笑的矮子。每当尤索林住院或从罗马度假回来,他都会发现奥尔又装备了一些新的生活设施。这座帐篷是尤索林选定地点,同奥尔一道修建的。可容纳六人,但就他俩住着。
尤索林的贴邻是哈弗迈耶。在他的另一边本是麦克沃特和克莱文杰的帐篷,现在由麦克沃特和奈特雷同住。但是奈特雷目前呆在罗马,同一个妓女打得火热,深深地迷恋着她。而她却对奈特雷有些厌烦了,麦克沃特发疯了,常常驾机飞得很低,掠过尤索林的帐篷,为了想看看尤索林吓到什么程度。跟这个疯子同住可不是件容易事。然而奈特雷却不在乎。因为他也疯了。他一到假日就去军官俱乐部干活。而尤索林从未去干过点什么,倒是在俱乐部建成之后,常常光顾。他为皮亚诺扎岛上的这些军官俱乐部感到自豪。
上一次,他和克莱文杰互骂对方发疯的时候,他们是四个人挨着一张掷骰子的桌子,坐在军官俱乐部里。阿普尔比总能够赢。他在这方面是能手,凡是认识他的人都喜欢他。
然而尤索林却咆哮说:“我恨那个狗娘养的。”
他跟克莱文杰吵架是在这几分钟之前开始的,那是一个热闹的夜晚。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克莱文杰问,“他有一种反社会的挑衅心理。”
“唉呀,住嘴。”邓巴对克莱文杰说。
“你不知道应该恨谁。”克莱文杰对尤索林说。
“谁想要毒死我,我就恨谁。”尤索林回答。
“谁也没有想要毒死你。”
“他们两次在我吃的东西里放毒。”
“他们在每个人吃的东西里都放过毒。”
“那还不是一样吗?还不是想毒死我吗?”
“嗳,朋友们,住嘴吧,”奈特雷很窘,“大家都瞧着我们呢。”
“你发疯啦,”克莱文杰喊道,他激动得热泪盈眶,“你怀有耶和华的优越感。”克莱文杰上气不接下气地列举了尤索林的许多症状:毫无道理地把周围的人都当成疯子;见到陌生人就起杀心。毫无根据地怀疑人们恨他,以至密谋想要杀害他。
尤索林从医院回到中队后,不管见到谁都要留心地端详一番。在沿着医院和中队之间那条像断掉的吊袜带一样弯弯曲曲,崎岖不平的公路上颠簸的时候,他就带着一种狼吞虎咽的心情闻到了那香喷喷的羔羊肉的气味。烧这种肉片要在一种味汁里泡七十二小时,那味汁的原方是迈洛从地中海东部一个骗子商人那里偷来的。上酒和端午餐的侍者是德?科弗利少校从欧洲大陆上拐骗来送给迈洛的。
尤索林在食堂里狼吞虎咽,把肚子塞得几乎要爆开来,于是歪倒一旁,昏昏睡去。就在这时他突然又想起他们还想设法害死他,便发疯似的奔出食堂,跑到丹尼卡医生那里,要求解除他的战斗任务,遣送回家。他发现丹尼卡医生正在坐着晒太阳。

  • 用户评论
  • 豆瓣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关闭

资料下载
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