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 收藏

登录 免费注册

图书资讯 | 活动预告 | 最新上架 | 重点推荐 | 精彩书评 | 套书展示 | 在线阅读

感觉与可感物 ——Sense and Sensibilia

作者:[英]约翰·奥斯汀[John Langshaw Austin]

译者:陈嘉映

ISBN:9787508057088

出版时间:2010-04-01

开 本:16开  页数:306页

定价:¥62

已有0人评价,查看评论

分享到:0

图书详情

《感觉与可感物》是英国语言哲学家奥斯汀(John Langshaw Austin)为数不多的一部著述,是作者针对逻辑语言学领军人物艾耶尔的驳论。全书共分十一章。作者从艾耶尔等人的错误入手,逐一对其加以驳斥。奥斯汀提出,对于艾耶尔等人关于感觉理论的讨论应该从最早的文本入手;但就这个论题来说,无法采用这种做法,因为最早的文本已经失传。我们将要讨论的这些学说非常古老,与关于“共相,,之类的学说不同,它们在柏拉图时代业已十分古老了。而那些最精于错觉论证的哲学家,那些最娴熟地操作着一种特殊的、流利的、让人眼花缭乱的“哲学式英语”的顶级大师们,自己倒也不约而同地觉得“错觉论证”有几分可疑。接着,奥斯汀进入到感觉与可感物之间的关系当中。他指出,艾耶尔等人的错误在于他们认定,“我们直接感知的总是某些与这类对象不同的对象;这类对象,现在人们习惯于命名为‘感觉与料’”。但是这种“感觉与料”理论恰恰是过度抽象或过度概括产生的一个虚假的概念。奥斯汀认为,艾耶尔没有能够理解一些在他自己看来最重要术语的基本功能,如“幻想”,“幻听”,“期待”,“看上去像是”以及“似乎”。
  本书中文版是我国当今最重要哲学家陈嘉映教授2001年译出的。译稿完成后,陈嘉映教授曾以此稿在华东师范大学和首都师范大学多次开设专题讲座,以中英文对勘的形式讲授此书。此次出版,也拟采用中英文对照的形式,可以成为高校哲学系的专业教材。

章节目录

导言
瓦诺克前言











《感觉与可感物》读后

作者简介

 
 

编辑推荐

 

 

 

媒体推荐

    追求不可能误错是哲学史上最尊贵的大魔头……简要言之,这里关于知识的理论或曰关于“经验”知识的理论是:它有基础。知识是一个结构,上面诸层是通过推论获得的,基础则是推论以之为根据的与料……与料的特征就在于在这里没有任伺怀疑的可能,没有弄错的可能。

                                                                                                 ——奥斯汀
    感觉这类词总是把感官那里发生的事情和心里发生的事情连在一起说的:感觉始终与感觉者相联系,感觉之知是有感之知,而非对象化的认识。对感觉的哲学反思必 须始终保持在有感之思的层面上,一旦把关于感觉的探讨转变为对象化认识,感觉就消失了。感觉与料理论恰恰试图用证据一结论模式来处理感知本身,在这个理论 中,我们平常所说的感觉消失了。
                                                                                                 ——陈嘉映
 

 

书摘插图

序言

    奥斯汀曾多次就这本书所谈论的问题授课。大致以本书现在提供的这种形式授课是在牛津大学,时间是1947年第三学期,课程采用了一个一般的名称“哲学问题”。翌年第三学期他第一次使用了“感觉与可感物”这个名称,此后他就一直沿用下来。
    像对待自己的其他讲义一样,奥斯汀曾反复修改、重写这份讲义。保留下来的有些笔记没有日期、颇为零碎,估计是他1947年使用的。另一组笔记是在1948 年准备的,再有一组是1949年的。后面这一组,奥斯汀在1955年做了补充和修改。这一组笔记的前面那些部分,奥斯汀的论证相当详细,后面那几讲的笔记 则远不是那么周密,而且显然是不完整的。第四组笔记写于1955年,最后一组写于1958年,是为了该年秋季在加利福尼亚大学讲课准备的。他最后一次是在 牛津大学讲授“感觉与可感物”的课程,时间是1959年的第二学期。
    除了这些有相当连续性的稿本,奥斯汀的文件里还有一些单张稿纸也是关于同一问题域的笔记。这些笔记中的很多内容吸收进了他为授课准备的笔记之中,也就是已 经包括在本书之中。某些则看来只是些尝试性的临时想法;还有一些,尽管有时做得很细,但显然是在准备讲义的过程中做的,并未打算实际上纳入这些讲义。
    所有这些手稿现在都收藏在Bodley图书馆,可供研究者使用。
    较晚的两组笔记,即1955年和1958年那两组,没有完全覆盖所讨论的课题。它们的主要部分是新增的材料,其他部分则引回到1948年和1949年的稿 子,对相关部分做了少许改动、修正、次序调整。在现在这个本子里,那些新增材料主要放在第七章,第十章的后一部分,第十一章。奥斯汀在伯克利授课的时候还 使用了他“对事实不公”一文中包含的一些材料;不过,他通常讲授这一课题时并没有这一部分,我在这里没收入这一部分,因为这篇论文现在已经独立发表了。
 
书摘
    6.最后一个要点。由于并不那么隐晦的原因,我们在实际生活中总是偏爱或可称作有现金价值的表达式而非“间接”这个隐喻。假如我报告说我间接看见了敌舰, 我会徒然招惹我确切所指为何的问题。“我的意思是我能看到雷达屏幕上的这些光点”——“嘿,你干吗早不这么说?”(比较“我能够看到一只不真实的鸭子” ——“你是啥意思?”“那是只饵鸭”——“原来如此。你干吗早不直说呢?”)就是说,“间接地”(或“不真实的”)这话实际上极少有乃至根本没有任何特定 内容;这个表达式可以涵盖过多的不同情况,所以不会是我们在任何特定情况下恰恰要说的东西。
    因此,哲学家对“直接感知”的用法,无论是什么意思,都显然不是日常用法或任何熟悉的用法;因为在那种用法中,说笔和香烟之类的物体从不被直接感知不仅是 错误的,而且简直就是荒谬。但这种新的用法,作者没给我们任何解释和定义①——相反,它溜溜地跑了出来,仿佛我们都已对它相当熟悉。同样显然的是,哲学家 的用法,无论是什么意思,违背了前面提到的好几条法则——好像没考虑要把这种用法限制于任何特定场合或任何特定意义,而且好像,据说我们是间接感知的那些 东西从不被直接感知到——它们根本不是那种有任何可能被直接感知到的东西。
    所有这些都尖锐地导向艾耶尔自己所提的问题,在我们上面考察的那个段落下面几行之后,他问道:“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说我们直接感知物质事物?”他说,答案将 由“通常所称的错觉论证”提供;而这就是我们接下来必须加以考察的。有可能,恰恰是答案会有助于我们理解问题本身。
  • 用户评论
  • 豆瓣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关闭

资料下载
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