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 收藏

登录 免费注册

图书资讯 | 活动预告 | 最新上架 | 重点推荐 | 精彩书评 | 套书展示 | 在线阅读

城里人与乡下人

作者:毕淑敏等

ISBN:9787508065809

出版时间:2012-01-01

开 本:16开  页数:275页

定价:¥29.8

已有0人评价,查看评论

分享到:0

同类图书购买排行

图书详情

《超人气现代名家小小说》遴选不同地区、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创作内容、不同艺术风格的120位小小说作家的1000余篇佳作,是近30年来涌现出来的成千上万小小说作家作品的一个“缩影”,一片“天地”,一扇“窗口”,相信会给喜爱小小说的读者尤其是青少年读者们带来一份清新且不失厚重、休闲又愉悦身心的阅读感受。本书为丛书之一,收录了毕淑敏、王奎山、邓洪卫、谢友鄞、申永霞等人的小小说作品,包括:《城里人与乡下人》、《紫色人形》、《翻浆的心》、《儿子的创意》、《乡下赖子》、《牛跑疯》、《马背上的英雄》、《浪山》、《可乐的食客》、《边地上学记》、《穿越侏罗纪》等。

章节目录

毕淑敏

城里人与乡下人/2
紫色人形/4
走过来/6
魔术师的铁钉/7
盲人看/8
曼德拉的铅笔/10
进当铺的男孩/12
格布上的花/14
翻浆的心/15
儿子的创意/18

王奎山

偶然/22
扶贫经历/24
别情/26
老大/28
打野猪/30
公鸡进城/32
羽绒服/33
助人为乐的王孬/35
棉窝/37
布袋子/39

邓洪卫

同学/42
邹氏/44
疯子/46
胡车儿/49
绳索/52
父亲的泪/54
我们的爱情/57
初恋/59
两只羊/62
离婚女人/64

谢友鄞

边地老人/68
残页/69
车站鹰雕/71
这条河也留不住你吗/73
乡下赖子/76
牛跑疯/78
马背上的英雄/80
浪山/81
可乐的食客/84
边地上学记/86

申永霞

都市女子/90
爱一回周杰伦/92
弧状人生/94
武侠梦/96
上海正午/99
长柳河/102
毛珊的笑与泪/104
爱情/107
生活的意外/108
让我们欢笑吧/111

高海涛

树叶绿的时候下了场雪/116
1991年3月25日/118
风儿来过我饭桌/120
穿越侏罗纪/122
我的学画生涯/124
潜意识里的军人/126
以声相许/129
薰衣草/131
森林里的陶笛/133
自然保护区里的女孩/135

王培静

一碗泉/138
寒冬里的夏天/139
战友啊战友/141
在一起/143
军礼/145
长吻的魔力/147
报复/149
逆向思维的人/151
师生情/153
股民白小来/155

白旭初

农民父亲/160
女儿长大了/161
寻常故事/164
防盗网/166
夫妻舞伴/168
克隆一个慧/1713
森领导/172
垃圾山/174
小保姆/176
老林/178

青铜

刀下留人/182
张大嘴/184
刘一刀/186
丁小麻子/188
风筝劫/190
风筝王/193
老杆子/195
左二老爷/198
虎骨扳指儿/200
李西凉/203

朱宏

张铁板年谱/208
改造我们的器官/210
追星的女孩/212
掌旗手/214
情绪优化大师/216
关于一次出行计划的研讨/218
E时代馒头/220
房子/221
董事生涯/223
小米的爱情萌芽/225

宋以柱

偷食/230
喝酒/232
消失/234
兰花指/237
女教师/239
旗袍/241
蛇/244
沈玉生/246
偷杏/249
哑巴/251

杜秋平

流泪的奖状/256
抉择/258
母亲的医院/260
没有初恋的大学/262
新衣裳旧衣裳/264
李老师的全家福/266
缓冲/268
价值/270
桃花朵朵开/273

作者简介

   
 

书摘插图

序言
    小小说已蓬勃发展近30年,对其存在的理由,应该无人置喙了。不仅如此,它还以事实证明:它有自身的字数限定、结构特征和审美态势等艺术规律上的界定,而 且参与写作的人成千上万,遍布社会各界;它有发行几十万册的核心刊物,有稳定的数以千万计的读者群体,影响了至少两代人的阅读时尚;它的精选本重复印刷, 上百篇计的小小说广为流传,被选人各种大、中专教材或译至国外。这种类乎全民参与的阅读、写作现象,我称之为“平民艺术”,是一种复苏的原始性的民间文学 情结。
    小小说文体究竟能走多远?或许要取决于两个必要的生存条件:一是小小说能否不断有经典性作品问世,以此来锻造和保证它独具艺术魅力的品质;二是在从者甚众的写作者中,能否不断涌现出优秀的代表性作家,来承担引领队伍成长进步的责任。
    作家是作品的首要生产力,当那些像蝌蚪一样的文字在纸上或显示屏上跳动游移时,因为作家的素养和境界不同,所以便组合出了异样的文章质地。在庞大的业余的 小小说创作队伍中,尽管昙花一现者有之,浅尝辄止者有之,见异思迁者有之,心有余而力不足者有之,但这支前赴后继、持之以恒的群体却从未涣散过、颓废过, 浪淘尽,风雨后,毕竟形成了中国当代小小说作家队伍的中坚力量。当然,由于众多因素的制约,在成千上万的小小说写作者中,谁想问鼎一流作家的桂冠,实非易 事。一是要有数十年的辛勤笔耕,以批量生产式的积累,持续抢夺大众阅读的眼球;二是还要在写作中,具备持之以恒的探索精神,以深度写作的姿态,锻造经典品 质,经得起业界话语权的审视乃至挑剔。尽管如此,依然有风毛麟角者脱颖而出,在形成独特艺术风格的同时,在小小说创作领域确立了自己的文学地位。诸如小说 名家王蒙、冯骥才、林斤澜、黄建国、孙春平、聂鑫森以及小小说“专业户”许行、孙方友、王奎山、侯德云、刘国芳、谢志强、沈祖连、陈毓、刘建超、蔡楠、邓 洪卫、宗利华、刘黎莹、于德北、陈永林、申平、魏永贵、非鱼、周波等“小小说金麻雀奖”获得者实至名归,使他们毫无争议地跻身于“标志性作家”之列。
    曾经有人问我,作为编者,你推选优秀小小说作品的标准是什么。我回答:是思想内涵、艺术品位和智慧含量的综合体现。所谓思想内涵,是指作者赋予作品的“立 意”,它反映着作者提出(观察)问题的角度、深度和批判意识,深刻或者平庸,一眼可判高下。艺术品位,是指作品在塑造人物性格,设置故事情节,营造特定环 境中,通过语言、文采、技巧的有效使用,所折射出来的创意、情怀和境界。而智慧含量,则属于精密判断后的“临门一脚”,是简洁明晰的“临床一刀”,解决问 题的方法、手段和质量,见此一斑。成名的小小说作家是靠好作品来诠释自己的艺术生命力的。一个缺乏创作高度的写作者,不可能在文学史上或公众认可度上留下 自己的名字。近30年来,尽管有成千上万的人每年写出数以万计的小小说篇什,催生了当今文坛佳话,然而以“经典化”的标准来衡量,恐怕只有少数人才能被冠 以“作家”称号,因为他们幸运地写出了具有标高性质的“代表性作品”。而正是这一茬茬次第涌现的优秀作家,一篇篇脍炙人口的精品佳构,书写出中国小小说的 编年史,忠实记录着小小说新文体的倡导者、编者、作者和读者风雨兼程的跋涉履痕以及荣誉和梦想。
    2010年3月,小小说文体正式纳入国家级文学奖项“鲁迅文学奖”的评选范畴,这代表了“官方”和“体制”对一种新兴文体的认同和肯定。《超人气现代名家 小小说》就是在这个历史文化背景下推出的一套小小说丛书,它遴选不同地区、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创作内容、不同艺术风格的120位小小说作家的 1000余篇佳作,是近30年来涌现出来的成千上万小小说作家作品的一个“缩影”,一片“天地”,一扇“窗口”,相信会给喜爱小小说的读者尤其是青少年读 者们带来一份清新且不失厚重、休闲又愉悦身心的阅读感受。当然,由于编者视野所限,遗珠之憾在所难免,幸好市场上各门各类的小小说选本琳琅满目,可以互为 补充,相得益彰。我们愿与广大倡导和扶持小小说的同道一起,为小小说文体的繁荣发展推波助澜,将我们一直坚持固守的小小说事业推向深远。
是为序。
文摘
    那年,我“五一”放假回家,搭了一辆地方上运送旧轮胎的货车,颠簸了一天,夜幕降临才进人离家百来里的戈壁。正是春天,道路翻浆。
    突然,在无边的沉寂当中,立起一根土柱,遮挡了银色的车灯。
    “你找死吗?你!你个兔崽子!”司机破口大骂。
    我这才看清是个青年,穿着一件黄色旧大衣,拎着一个系着棕绳的袋子。
    “我不是找死,我要搭车,我得回家。”
    “你没长眼睛吗?驾驶室里已经有人了,哪有你的地方!”司机愤愤地说。
    “我没想坐驾驶室,我蹲车厢里就行。”
    司机还是说:“不带!这样的天,你蹲车厢里,会生生冻死!”说着,踩住油门,准备闪过他往前开。
    那个人抱住车灯说:“就在那儿……我母亲病了……我到场部好不容易借到点小米……我母亲想吃……”
    “让他上车吧。”我有些同情地说。
    他立即抱着口袋往车厢里爬,“谢谢谢……谢……”最后一个“谢”字已是从轮胎缝隙里发出来的。
    夜风在车窗外凄厉地呜叫。司机说:“我有一个同事,是个很棒的师傅。一天,他的车突然消失了,很长时间没有踪影。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有个青年化装成一个可 怜的人,拦了他的车,上车以后把他杀死,甩在沙漠里,自己把车开跑了。从此我们司机绝不敢让不认识的人特别是年轻人上车。你是我的老乡,说了话我才破例 的。”
    我心里一沉,找到司机身后小窗的一个小洞,屏住气向里窥探。
    朦胧的月色中,那个青年如一团肮脏的雾,抱着头,龟缩在起伏的轮胎里。每一次颠簸,他都被橡胶轮胎击打得嘭嘭作响。
    “他好像有点冷,别的就看不出什么。”我说。
    “再仔细瞅瞅。我好像觉得他要干什么。”
    这一次,我看到青年敏捷地跳到两个大轮胎之间,手脚麻利地搬动着我的提包。那里装着我带给父母的礼物。“哎呀,他偷我东西呢!”
    司机很冷静地说:“怎么样?我说得不错吧。”“然后会怎么样呢?”我带着哭音说。“你也别难过。我有个法子试一试。”只见他狠踩油门,车就像被横刺了一刀 的烈马,疯狂地弹射出去。我顺着小洞看去,那人仿佛被冻僵了,弓着腰抱着头,企图凭借冰冷的橡胶御寒。我的提包虽已被挪了地方,但依旧完整。
    我把所见同司机讲了,他笑了,说:“这就对了。他偷了东西,原本是要跳车的,现在车速这么快,他不敢动了。”
    路变得更加难走,车速减慢了。
    我不知如何是好,紧张地盯着那个小洞。青年也觉察到了车速的变化,不失时机地站起身,再次抓起了我的提包。
    我痛苦得几乎大叫,就在这时,司机趁着车的趔趄,索性加大了摇晃的频率,车身剧烈倾斜,车窗几乎吻到路旁的沙砾。
    再看青年,扑倒在地,像一团被人践踏的草,虚弱但仍不失张牙舞爪的姿势,贪婪地守护着我的提包——他的猎物。 司机继续做着“高难”动作。我又去看那青年,他像夏日里一条疲倦的狗,无助地躺在轮胎中央。
    道路毫无先兆地平滑起来,翻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司机说:“扶好你的脑袋。”
    我一时没明白过来,但司机凶狠的眼神启发了我。就在他的右腿狠狠地踩下去之前,我采取最紧急的自救措施:双腿紧紧抵地,双腕死撑面前的铁板……不用看我也知道,那个青年,在这突如其来的急刹车面前,可能要变成一堆零件。
    “怎么样?至少也得脑震荡。看他还有没有劲偷别人的东西!”司机踌躇满志地说。

  • 用户评论
  • 豆瓣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关闭

资料下载
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