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 收藏

登录 免费注册

图书资讯 | 活动预告 | 最新上架 | 重点推荐 | 精彩书评 | 套书展示 | 在线阅读

一匹马的微笑

作者:珠晶 等

ISBN:9787508065991

出版时间:2012-01-01

开 本:16开  页数:287页

定价:¥29.8

已有0人评价,查看评论

分享到:0

同类图书购买排行

图书详情

《超人气现代名家小小说》遴选不同地区、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创作内容、不同艺术风格的120位小小说作家的1000余篇佳作,是近30年来涌现出来的成千上万小小说作家作品的一个“缩影”,一片“天地”,一扇“窗口”,相信会给喜爱小小说的读者尤其是青少年读者们带来一份清新且不失厚重、休闲又愉悦身心的阅读感受。本书为丛书之一,收录了珠晶、刘国芳、聂鑫森、魏永贵、凌鼎年等人的小小说作品,包括:《药膳大师》、《念着鸟一的长驹》、《春天的故事》、《空地的鲜花》、《雪墙》、《父亲的守候》、《五月的鲜花》、《梁祝》、《狼狗贝贝》、《在那遥远的小山村》等。
  《一匹马的微笑》由珠晶等著。

章节目录

珠晶

一匹马的微笑/2
念着鸟一的长驹/3
春天的故事/5
到你的城市看看/7
祝福年轻女孩/9
与武松论英雄/12
城市有车吗/13
小院莺飞/16
蜡染午后/18
空山不空/20

刘国芳

风铃/24
黑蝴蝶/25
一生/27
卖瓜/28
角色/30
古镇/32
1963年过年/34
爱如风筝/37
意外/39
老人与树/41

聂鑫森

大师/44
真爱/46
怀念一种声音/49
逍遥游/52
玩家/55
索当/57
钢叉飞闪/60
吉先生/62
刻碑名手/64
珠光宝气/67

魏永贵

先生/72
王得光最后的要求/74
空地的鲜花/76
雪墙/78
父亲的守候/80
句号/82
移植一棵树/84
市长擦鞋的新闻/87
拔牙/89
蚂蚁的疼痛/91

凌鼎年

剃头阿六/96
天使儿/97
让儿子独立一回/99
再年轻一次/101
茶垢/103
菊痴/105
了悟禅师/107
铸剑/109
法眼/111
药膳大师/113

杨轻抒

光明行/118
爱的岁月里飘着栀子花香/121
师母/123
花事/124
五月的鲜花/126
梁祝/128
狼狗贝贝/130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133
听球赛/135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137

安勇

花匠老丁/142
“五一”是几号/144
一次失败的劫持/146
光头/148
非洲/150
西双版纳/152
没有用的事/154
你们为什么这么懒/156
仇恨/158
怪物/160

张晓林

木钗/164
诗棺/166
谗言/168
射箭/170
天噬/173
洁癖/176
佞臣/178
马蜂窝/180
狐仙图/182
江南落雪无/186

伍中正

旯旮羊事/190
白老师与田/192
鱼算个啥/194
1987年的秋天/197
向果/199
周小鱼的爱情/202
受伤的鸽子/204
格尔的手机/207
回家/209
弥留之际/211

朱雅娟

俘虏/216
假痴不癫/218
为君理得半面妆/220
莲花灯/222
秋天花会开/224
空洞/226
碧玉箫/228
一树烟花寂寞时/230
面具/233
游戏的代价/235

刘正权

我不认识她/238
疏忽/241
向往/242
郑人买履/245
空枪/247
兄弟/249
开屏/251
心疼/254
仁义的狗/256
做一回无聊之事/259

连俊超

那年冬天好大雪/264
1986年落雪时分/265
春雨/268
瓦刀看见的事情/271
姓名/273
去往秋天的道路/275
白描/278
好望角/280
冬逝/282
有没有人为我哭泣/285

作者简介

 

 

书摘插图

          序  言
    小小说已蓬勃发展近30年,对其存在的理由,应该无人置喙了。不仅如此,它还以事实证明:它有自身的字数限定、结构特征和审美态势等艺术规律上的界定,而 且参与写作的人成千上万,遍布社会各界;它有发行几十万册的核心刊物,有稳定的数以千万计的读者群体,影响了至少两代人的阅读时尚;它的精选本重复印刷, 上百篇计的小小说广为流传,被选人各种大、中专教材或译至国外。这种类乎全民参与的阅读、写作现象,我称之为“平民艺术”,是一种复苏的原始性的民间文学 情结。
    小小说文体究竟能走多远?或许要取决于两个必要的生存条件:一是小小说能否不断有经典性作品问世,以此来锻造和保证它独具艺术魅力的品质;二是在从者甚众的写作者中,能否不断涌现出优秀的代表性作家,来承担引领队伍成长进步的责任。
    作家是作品的首要生产力,当那些像蝌蚪一样的文字在纸上或显示屏上跳动游移时,因为作家的素养和境界不同,所以便组合出了异样的文章质地。在庞大的业余的 小小说创作队伍中,尽管昙花一现者有之,浅尝辄止者有之,见异思迁者有之,心有余而力不足者有之,但这支前赴后继、持之以恒的群体却从未涣散过、颓废过, 浪淘尽,风雨后,毕竟形成了中国当代小小说作家队伍的中坚力量。当然,由于众多因素的制约,在成千上万的小小说写作者中,谁想问鼎一流作家的桂冠,实非易 事。一是要有数十年的辛勤笔耕,以批量生产式的积累,持续抢夺大众阅读的眼球;二是还要在写作中,具备持之以恒的探索精神,以深度写作的姿态,锻造经典品 质,经得起业界话语权的审视乃至挑剔。尽管如此,依然有风毛麟角者脱颖而出,在形成独特艺术风格的同时,在小小说创作领域确立了自己的文学地位。诸如小说 名家王蒙、冯骥才、林斤澜、黄建国、孙春平、聂鑫森以及小小说“专业户”许行、孙方友、王奎山、侯德云、刘国芳、谢志强、沈祖连、陈毓、刘建超、蔡楠、邓 洪卫、宗利华、刘黎莹、于德北、陈永林、申平、魏永贵、非鱼、周波等“小小说金麻雀奖”获得者实至名归,使他们毫无争议地跻身于“标志性作家”之列。
    曾经有人问我,作为编者,你推选优秀小小说作品的标准是什么。我回答:是思想内涵、艺术品位和智慧含量的综合体现。所谓思想内涵,是指作者赋予作品的“立 意”,它反映着作者提出(观察)问题的角度、深度和批判意识,深刻或者平庸,一眼可判高下。艺术品位,是指作品在塑造人物性格,设置故事情节,营造特定环 境中,通过语言、文采、技巧的有效使用,所折射出来的创意、情怀和境界。而智慧含量,则属于精密判断后的“临门一脚”,是简洁明晰的“临床一刀”,解决问 题的方法、手段和质量,见此一斑。成名的小小说作家是靠好作品来诠释自己的艺术生命力的。一个缺乏创作高度的写作者,不可能在文学史上或公众认可度上留下 自己的名字。近30年来,尽管有成千上万的人每年写出数以万计的小小说篇什,催生了当今文坛佳话,然而以“经典化”的标准来衡量,恐怕只有少数人才能被冠 以“作家”称号,因为他们幸运地写出了具有标高性质的“代表性作品”。而正是这一茬茬次第涌现的优秀作家,一篇篇脍炙人口的精品佳构,书写出中国小小说的 编年史,忠实记录着小小说新文体的倡导者、编者、作者和读者风雨兼程的跋涉履痕以及荣誉和梦想。
    2010年3月,小小说文体正式纳入国家级文学奖项“鲁迅文学奖”的评选范畴,这代表了“官方”和“体制”对一种新兴文体的认同和肯定。《超人气现代名家 小小说》就是在这个历史文化背景下推出的一套小小说丛书,它遴选不同地区、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创作内容、不同艺术风格的120位小小说作家的 1000余篇佳作,是近30年来涌现出来的成千上万小小说作家作品的一个“缩影”,一片“天地”,一扇“窗口”,相信会给喜爱小小说的读者尤其是青少年读 者们带来一份清新且不失厚重、休闲又愉悦身心的阅读感受。当然,由于编者视野所限,遗珠之憾在所难免,幸好市场上各门各类的小小说选本琳琅满目,可以互为 补充,相得益彰。我们愿与广大倡导和扶持小小说的同道一起,为小小说文体的繁荣发展推波助澜,将我们一直坚持固守的小小说事业推向深远。
    是为序。
书摘
    一匹马怎么会微笑,一个畜生怎么会有和人类共同的表情?
    这匹马带着一个流浪的跛脚男人,一路踉跄走进人们的视线,畜生引起的人们的情感冲击超过了人们对人类弱势群体的在意。当时,酷暑难耐,刚好下了场雨,空气 里弥散着阵阵温热。湿漉漉的马儿拉着两轮车一路颠簸走来。车上坐一个跛脚的侏儒,后面是堆破烂不堪的行李,滴滴答答流着雨水。男人用很脏的碗吃着什么,好 像还很惬意。可是有人看到了马的孤独。是的,说起来是匹马,可它瘦得像被风干的一匹马的标本。溃烂的脊背还花花搭搭地涂满医用紫药水。而男人放下脏碗,拿 起马鞭在喧嚣的闹市、在马的脊背上显摆地甩了个潇洒的响鞭。马儿似乎缩成一团,止步。它顾不上疼痛,迫不及待地啃起落在地上的一个烂桃,两眼空洞地在地上 寻觅着什么。对面商店出来一个美女送瓶矿泉水,流浪男人的眼里好像闪射出一束光亮,打开瓶口痛快喝上几大口,剩下的却倒在手上洗起脸来。有人说马儿口唇干 裂,可惜男人洒了清水,怒喝:你是从哪里弄到这匹马驹的?它的伤又是怎么回事?跛脚男人不乐意了,太监一样尖叫:不偷不抢,1400元买的。有几个善良的 女人,瞅着马儿,很想用手抚一抚马儿的脊背,可是马儿实在太脏了,腐烂的伤口引来飞舞的苍蝇,纷纷落在马背上。
    这个城市只是他们的驿站吧,马儿要带男人流浪到哪里,人们无从得知。
    其实,马儿和男人在这个城市仅逗留了一天。110报警记录显示,当天报案马儿受虐的电话频频响起。现在马儿就被我们的警察、城管监察和关心它的人们,圈在 一个青青草坪上。可以清楚看见草儿被它啃噬得秃秃斑斑,它实在太需要粮草了。有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牵着马儿的笼头在讲演,他说:畜生就没有思想了吗?你知 道它有多伤心?昨天高温,小马驹实在走不动了,流浪男人狠心抽打它,你们看,颅骨都被打折了!马驹最终倒下。说什么我都要买下这个小马驹。我说你要多少 钱?流浪男人不甘心地拨了拨马的眼睛,确信可以和我成交。小马驹挣扎着站起来要和我走,流浪男人又不干了,尖叫着说马驹是他的依靠,不能送人。马驹就再次 倒下,直到民政部门领走流浪男人,它才惊恐又虚弱地站起来。有人关心地问:你买了它送马戏团吗?牵笼头的男子说:我带它回家,我有别墅花园。我像对待自己 的孩子一样爱惜它。七月流火,有人撑伞给马儿遮阳;有人将馒头弄碎用盆子送到马儿口边;有人买来云南白药撒在马背上;兽医拿来点滴吊在树上给马儿输液…… 有人惊叫:快看,马儿流泪了!是真的,马儿就在温暖的人群里一滴一滴地淌着眼泪。一时间,大家纷纷解囊送给牵笼头的人,说是一点心意。牵笼头的男子感慨不 已,他说要在这棵树上做个标记,日后大家随时可以来这个地方看看马儿的成长。
    这个夏天我们在街头经历一匹马和一个残疾人在内心引起的一些涌动,可能瞬间就被繁杂湮没。可是这匹小马驹最终弹起四肢,矫健地从人们视线里消失的时候,我们再也忘不掉它回眸那些关心它的人们,目光里流露出深切的依恋,充满人类想象不到的畜生意味的深情微笑。

  • 用户评论
  • 豆瓣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关闭

资料下载
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