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 收藏

登录 免费注册

图书资讯 | 活动预告 | 最新上架 | 重点推荐 | 精彩书评 | 套书展示 | 在线阅读

林九九变形记——厌学差生离家出走踏上奇异旅程,看林九九如何“变形”成为品学兼优的向上少年。

作者:李小艾

ISBN:9787508077925

出版时间:2014-01-01

开 本:32K  页数:251页

定价:¥25

已有0人评价,查看评论

分享到:0

图书详情

  小学生林九九极度厌学,常去网吧玩游戏,因欠债而引来不良少年围殴。侦察兵陈浩然拔刀相救,并引导他萌生了当侦察兵的理想。有了理想的林九九发奋学习,居然考了全班第一!然而老师、同学甚至父母都不相信差生林九九的好成绩。九九无法证明自己没有作弊,决定和死党马小乐离家出走去“探险”。
离家出走的俩人经历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甚至差点被盗墓贼掳去卖作童工。逃出魔掌后,林九九开始反思,学会了主动学习、享受学习;并参加军事夏令营,锻炼野外生存能力和坚强的意志。探险经历成为他成长的智慧密码,林九九“变形”成功,变得懂事勤奋且对知识充满渴望,他要当侦察兵的理想也越发强烈起来……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我没有作弊!”
第二章 初识陈浩然
第三章 夜宿泡泡村
第四章 绝密任务来了
第五章 “精鹰”出击
第六章 子弹飞,鸡毛飞
第七章 鬼魅“将军坟”
第八章 坟边遇险
第九章 魔掌脱身
第十章 回家!回家!
第十一章 当侦察兵的理想
第十二章 寻“鼠”行动
第十三章 墓室破解密码
第十四章 九九开窍了
第十五章 我是谁?
第十六章 军事夏令营
第十七章 五公里武装越野
第十八章 野外生存训练
第十九章 真人CS对抗
第二十章 马小乐来信
第二十一章 入殓师

作者简介

  李小艾,80后,巨蟹女,居泰安,喜安静,爱发呆。目前是一自由写作者,典型的伪文艺女青年。已出版作品《亲爱的,让我们谈情说爱》原名《女人帮》。

编辑推荐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巨人,而理想则是唤醒巨人的力量。没有谁生来就是“差生”,任何人都有成为“优等生”的潜力。树立坚定的理想,体会主动学习的乐趣,和林九九一起,挑战自己的弱点,勇敢地“变形”吧!

媒体推荐

与盗墓贼狭路相逢,问题少年能安全回家吗?特种部队丛林作战,陈浩然的侠肝义胆哪里练就?沉溺网络厌学出走,什么原因使他们重新爱上校园?生活是最好的老师,末等生也能成为大家的榜样!每个人都是林九九,在梦境与现实之间徘徊,在理想和懒惰面前挣扎,成长的道路如同八卦图一般,进中有退,退中有进。点滴的前进都是对自我的挑战,对极限的突破。从爱情小说到励志故事,李小艾与她的作品一同超越,回到起点,从心出发,《林九九变形记》伴随小读者一起成长!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化时空》《书香两岸》著名节目主持人 张翕
书中生动的人物和鲜明的人物个性,更直接更真实地贴近少年生活,让大家了解一个问题少年如何成为优秀的好学生,借此我们可探寻到一个人精神成长的轨迹。小说以一种饱满的冲锋态势,激励鼓舞着读者勇往直前,奋发向上。很适合处在成长黄金期的青少年阅读,好的励志精神永远有着持久的吸引力。
                                    ——著名儿童作家、评论家 安武林
李小艾的这本《林九九变形记》是一本专门写给少年的成长智慧书,也是一部适合父母与孩子一起阅读的书,趣味性强,无说教性,鬼魅故事,魔幻想象,温情感动,活泼搞怪,一本成长必读的书!
                               ——当代中国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教育专家 林格

书摘插图

第一章 “我没有作弊!”
   每个孩子的内心深处都藏着一个巨人,侦察兵陈浩然就是林九九内心深处的那个巨人。正是他,让林九九有了去当一名侦察兵理想,这想法来得突然而又笃定。
   林九九一直记得那天在公园里他和陈浩然拉的钩,也一直记得陈浩然对他说的每句话。他对陈浩然发誓,自己要好好学习,努力克服坏毛病。这段时间,他学习认真,没再去网吧玩游戏,上课也不再迟到了。
   大家都觉得稀奇不已,林九九的死党马小乐居然这样嘲笑他:“林九九,你是提前半年把迟到的理由都用完了吧。”
   只有林九九自己心里清楚,他现在是个有理想的人了,要为了理想而努力学习。“当侦察兵”这个光彩的理想让他对马小乐的嘲笑隐忍了,他缄默着,努力克制着以前那些零零碎碎的坏毛病,终于在一次考试后,他的痛苦换来了回报,可这回报却让他更加痛苦不已——他考试得了全班第一!
   当老师宣读到“林九九,99分,全班第一名!”时,就像一道闪电劈下来,全班同学都被惊得一动不动,教室里一时鸦雀无声。不久,大家反应过来,齐声感慨:“啊!天呐!”
   课后同学们对这事评头论足,一致认为差生林九九是抄袭了同桌的试卷,才得了高分。要知道,林九九的同桌可是班上学习成绩最优秀的。
   “班长才得第二名,他抄得可真有水平。”
   “少抄两道题不行吗,自己的水平不知道吗?”
   “这下风头出过火了吧?”
   ……
   同学们的话像一只只小飞虫钻进林九九的耳朵里,嗡嗡地吵得他脑袋一片混乱。
   马小乐从林九九身旁跳着走过,阴阳怪气地说道:“我还从没见过这么牛的人呢。”
   林九九张张口想辩解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说起,无奈只好不做声等着老师来上课。
   下午,老师让同学们到黑板上板演题目,林九九也被叫了上去,可是他并没有做对。这一下,讲台下面更是炸开了锅。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林九九的妈妈兰心接到老师打来的电话,脸上立刻晴转阴了:“你果然是抄班长的!我早就怀疑了,你哪能考出这么好的成绩!”
   林九九一脸无辜,据理力争道:“我没抄,妈妈请相信我!”
   “没抄?那老师让你在黑板上演算的题目,和试卷上的一样,你没做对,这说明什么?”
   “我……”林九九嗫嚅着。
   “我什么我,说!到底怎么回事?你要主动承认错误!”兰心见林九九不说话,气急之下,跑到厨房拿起了擀面杖,“说不说!”眼看棍棒要落到林九九的身上。
   “我没抄!没抄!就是没抄!那都是我一道一道背下来的题目!”林九九一口气说完,语气十分坚决。
   兰心虚张着嘴不知该说什么好,有些迟疑。
   “那黑板上的怎么没做对?”
   “同学都怀疑我,我太紧张了,这道题目我背过,现在倒是能想起来。”
   “背下来的?那99分全都是你死记硬背得来的?”
   “嗯。”
   “天呐!你怎么这样学习呢?你不喜欢学习,对吗?”
   林九九盯着兰心手中的擀面杖,悄悄地后移了半步,快速地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还要死记硬背,还背得这么卖力,竟然考了第一名?”
   林九九长舒了一口气,心想:又是一系列问题跟来。他决定坦白,弱弱地说:“我就是想取得好的成绩,因为……我,有了新的理想。”
   “什么理想?”
   “我想……”
   “说呀!”
   “我想当一名优秀的侦察兵。”
   林九九小心翼翼地说完,立刻引得兰心一阵冷笑。在她看来,林九九的理想跟现实简直是驴头不对马嘴。
   林九九伤心失望地看着妈妈,妈妈的不屑戳中了他心中的自尊。
   吃完晚饭,爸爸林义在客厅里和林九九谈话,显然他也知道了九九得高分这件事,但他并未提及,而是问九九为什么不喜欢学习数理化。
   他哪知道,在林九九眼里,数理化就像三块板砖一样,整天砸得他头昏脑涨。
   “九九,你实话实说就行,爸爸保证不打你。”
   林九九见爸爸态度温和,就大胆说了起来:“我觉得那些功课毫无用处,自然也没有学习的兴趣。”
   “怎么会没用呢?我的工作需要的就是数理化,而且我现在一直还在自学数学。”林义有些着急,“我当初在你这么大时,就是因为在学习上多下了点工夫,所以考上了大学,成了老家第一个飞出的凤凰。毕业后,我又有了一份工作,走到哪都不会挨饿,所以说知识并没有欺骗我,对不对?你是个男孩子,等你长大成人以后,作为一个男人将来你承担的责任和义务要更重一些,没有知识如何能立世存身?”
   林义看着林九九的眼睛,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要对知识充满渴望。”
   林九九听了,不以为然道:“课本上都说‘男女平等’了,干吗我要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就要重一些?再说知识也没能让你开汽车住豪宅啊。”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说话呢?”
   见林义要变脸,林九九忙补充道:“这话妈妈也曾说过的。”
   兰心从卧室里出来,林九九见势不好,怕妈妈又会操起擀面杖打他,于是“嗖”的一声跑进自己房间,紧紧锁上了门,这样他就有了安全感,任他外面多大的“狂风暴雨”。
   林义和兰心只好轮流敲门叫他出来。兰心亮开嗓子说:“你不是想当侦察兵吗?部队需要的可是有文化的高素质人才,像你现在这样,谁肯要你?”
   见屋里没动静,林义又皱眉蹙额地说:“九九,你到底想怎么样?”
   待在房间里的林九九,觉得自己心里的那份委屈没处可说,这时一口气冲上来:“我不想学习,讨厌那些乱七八糟的公式!我想过自己的生活,去漫游!去旅行!每次回来都写成一本书,或者给我一张地图,我去探险!再或者去当加勒比海盗!”林九九气愤地说着,此时屋里的他像一只疯狂的小兽。
   “天呐!这孩子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吗?怎么能说出这种可怕的话来。”兰心惊叹道。
   林义把目光投向兰心,两人面面相觑,兰心诚惶诚恐地说:“我怀他那会儿,可没吃什么邪恶的东西,更没看什么关于海盗侠客之类的书啊。”
   一阵沉默后,兰心隔着房门,又开始问林九九:“你不去当侦察兵了?”她觉得与其让九九去当海盗,那还不如当侦察兵呢。
   “不许你说这话!”林九九十分生气地说,因为兰心曾经嘲笑过他当侦察兵的理想,他不想再听见她说“侦察兵”三个字,他要把这个理想深藏在心里,放在最神圣的位置。正是这理想激励着他考了99分的好成绩,但这好成绩却被老师同学误解。一时间,林九九有些心灰意冷,心中筑起的强大信念轰然倒塌。
    学校里好多人都在背后议论林九九抄袭得第一名的事情,他从坚决否认到一脸无辜,最终只能是听任别人随便说了。为此,林九九每天都如坐针毡,如芒在背,课也听不进去,老师课堂上的简单提问,也回答得乱七八糟。到后来,连他自己都觉得荒唐,那么简单的题目都答错,怎么会考第一呢?难道自己真的作弊了吗?不!不是那样的。他心里有个强大的声音说:“我没有作弊!”但又有一个声音传来:“你如何证明呢?”
   一连几天,这个问题日夜困扰着他,吃不好睡不香,直到疲惫不堪。他想起一句话,觉得挺有道理:母鸡辛辛苦苦下的蛋,并不见得人人都喜欢。
   林九九好几天都是无精打采的,想去上QQ找陈浩然说这件事情,可他也没出现,这让林九九有些失落。
   恰好这时马小乐来找他,约他去网吧玩游戏。林九九不想去,马小乐双手插进裤兜,踱着步子在原地来来回回,等着林九九改变主意。林九九突然想和他聊聊天。
   “马小乐,你知道吗?我有一个美好的理想。”
   “我以前也有过,现在早没了。”
   “我想去当侦察兵。”
   “哈哈,林九九你玩游戏玩入迷了吧。”
   “我是认真的。”
   “我们学习都不好,用我爸的话说,天生就不是学习的材料。学习不好能当侦察兵,这不是个笑话吗?人家得要大学生才可以的。”
   “但是浩然哥说我是可以的,他说他会等我的。”
   “他是骗你的。”
   “不可能,他说话时,我是看着他的眼睛的,他的眼睛告诉我,他没骗我,他是认真的。”
   “知道吗?在幼儿园大班的时候,我躺在花坛里,枕着书包跷着二郎腿眯着眼睛晒太阳,有个老师还说我将来肯定能成为知名作家。你说这不是骗人吗?现在我的作文能写出几百个字就不错了。”
   林九九听后无奈地笑了笑,马小乐似乎来了兴致,接着说下去:“大人们总是编些谎话骗我们,要我们好好学习,但学了又有什么用?嘿,我告诉你,我们小区里有一个老人,他一辈子都在不断学习,戴的眼镜片都比我的手指头都厚。”
   马小乐兴致勃勃地说着,并伸出食指来比划眼镜片的厚度给林九九看,林九九看了唏嘘不已。
   马小乐接着说:“这个老人呢,发明了一个玩意,为推广这东西东奔西跑,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直到妻离子散,最终还是没人认可他的发明。他这一辈子,勤奋好学,诚实执著,但是,现在却只能待在在收容所里。”
   林九九惊愕得张大了嘴,但不知说什么。马小乐见状笑了起来,接着侃:“这不算什么,还有更令人吃惊的呢。高叔叔是我爸生意场上的朋友,他只上过一年级,字都认不得几个,但是人家比我爸还有钱!连我爸都觉得不可思议,直吵吵着要去找他的老师理论一番呢。”
   马小乐说完故作深沉地耸耸肩,没想到林九九居然和他异口同声地说了句:“我很迷茫啊。”
   “哈哈,哈哈……”
   聊完天,林九九和马小乐便去了网吧,一直“酣战”到中午才停止。狂热以后是困倦与静默,关了电脑,林九九懵懵懂懂地盯着鼠标出神,周围的一切就像不存在了一样,甚至连他在哪,在干什么,都不清楚。走在回家的路上,林九九很茫然地看着周围,一切都很空虚、无趣,此刻,他脑袋里什么思想也没有。
   林九九感到十分内疚,他答应过陈浩然要做个好学生,但是现在他欺骗了陈浩然。他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右手小指卷曲、伸直,伸直、卷曲,这个小手指曾经与陈浩然的手指拉过钩。他心想:“我真是荒唐,怎么又去网吧呢?可那会儿欲望真的在心中沸腾起来了,像冲撞着胸膛似的,头脑一热,就去了。对不起浩然哥,真的对不起……”
   想起学校里面对他的指指点点,林九九突然决定不上学了,他想顺着自己的内心生活,于是去与马小乐告别,不巧却在半路上遇到了。原来马小乐也是跟他来道别的,他也不想上学了。
   “学习真是件枯燥无味的事儿,一点儿也不给力。”马小乐说。
   “我打算出去探险,你去吗?”林九九试探地问。
   “好啊,我们出去长几岁,回来让他们瞧瞧!”
   “家人会找我们的,一定会很着急的。”先挑起话头的林九九此时反倒有些惴惴不安。
   “让他们着急好了,我们总得要干点自己喜欢的事吧?”马小乐安慰道。林九九点了点头,他们心里顿时涌起一种报复的快感。
   马小乐问:“我们去哪儿呢?撒哈拉沙漠?”
   林九九直摇头:“不行,不行,太远了。”
   “那去南极洲?”
   “拜托你想点靠谱的行不行!”
   林九九和马小乐边说边走,不知不觉来到了郊外,这里环境宜人,青青的杨柳在田野边挥舞着纤柔的枝条,静静的河流在阳光的照射下泛出粼粼的波光;在这里,既没有老师犀利的目光,也没有家长喋喋不休的唠叨,更没有困乏的早读、繁重的作业——一切都显得那么恬静,那么安详。他们俩枕着手仰面躺在草地上,第一次感觉连尘土都那么亲切。
   马小乐问:“你真有个当侦察兵的哥们?”
   “那当然。”林九九一脸得意。
   “快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吧。”
   “好吧。”
   林九九的记忆“唰”的一下回到了过去……
   
    第二章 初识陈浩然
   在清风街西口处拐角的地方,有一家“青果乐园”网吧,里面空气污浊、人群混杂,音乐的喧闹声和不时响起的尖叫声、谩骂声此起彼伏。在这里上网的大多是一些在校学生和待业青年,他们几乎都叼着烟卷,跷着二郎腿,歪斜着身子靠在椅背上。
   陈浩然在路上走着,突然想起有个紧急邮件要发,所以就走进了这家网吧。就在他发送完毕,准备关掉电脑离开时,网吧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刹车声,随即便是“嘭嘭”的关车门声。不一会儿,五个手持棍棒的社会青年,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那小子在哪?敢骗老子,不想活了!”
   “就是,逮到他,一定让他好看!”
   ……
   陈浩然一看,知道事情不妙,这分明是来打架的。网吧里立即安静了下来,空气中充满躁动不安的分子,大家都在静待事态的发展。这几个人在网吧里前前后后转了一圈,突然径直朝陈浩然走了过来,不由分说,将他旁边的小男生拖了出去。
   陈浩然刚刚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注意自己身边这个人。现在他看清了,小男生身上穿着校服,分明是个学生。不好,再不劝开,怕会出人命。陈浩然想着,就跟着跑了出去。
   这些社会小青年一看有人来帮忙,个个脸上露出邪恶、兴奋的表情。陈浩然把脸上挨了一下的男孩拽到一边。男孩连滚带爬躲到陈浩然身后,他双手捂着头和脸,从指缝里战战兢兢地看着这场和自己有关的搏斗。
   陈浩然眼疾手快,身手敏捷,反擒拿、摔打、夺械……各个动作衔接得天衣无缝,就像武侠剧里的武林高手,在男孩眼里每个动作都那么潇洒、帅气。在男孩看来,陈浩然是那么的英猛、高大,一股崇拜之情油然而生,他不由得在心里默默为陈浩然加油,内心早把陈浩然当大哥、当朋友、当亲人了……那一刻,他有一种带着自豪的安全感和优越感。
   他的大哥,他的朋友,他的亲人——陈浩然,胜利了!就在这些小青年要落荒而逃的时候,陈浩然叫住了他们,让他们把打人的事情讲清楚。原来这男孩在他们的诱骗下欠了他们五百块钱,两个星期了一直没还钱,所以就要挨顿打。陈浩然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块给了他们,接过钱一伙人作鸟兽散了。
   “你没事吧?”陈浩然问男孩,看着他惊魂未定的可怜样,赶紧叫了一辆出租车,“我还是带你到医院检查一下吧。”
   在车上,陈浩然问:“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学校的?”
   男孩什么也没说,心想 :“不说,不能告诉他,万一他去学校告诉老师就惨了。”男孩知道自己错了,此时他愿意作深刻检讨,写一千字,不,哪怕一万字都行。
   陈浩然见他不回答,也就没再追问下去,无所谓地笑了笑,接下来,两人一句话也没有了。
   其实,一路上,男孩内心纠结得很,陈浩然帮他摆平了这件事,替他还了五百块钱,完了还要带他去医院检查。结果陈浩然问他话,他都不回答,这是很不尊重人的表现。虽然他平时学习成绩不好,但还是很懂礼貌的。
   一时间,男孩觉得很愧疚,想解释,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弱弱地说了声:“谢谢你。”此外,他不想再多说什么,因为他怕陈浩然会问他“为什么要借钱?上网吧来干什么?为什么不好好学习?……”他知道大人们都喜欢问这些,一个问题出现随即就会有一系列的问题跟来,他在家长和老师之间周旋已久,早已深谙其道了。
   男孩不想在自己心目中的“英雄”面前说这些事。对“英雄”来说,不好好上学,偷偷借钱来网吧上网的坏学生是最讨厌的。让英雄厌恶自己,就会失去和他做好朋友的机会。
   从医院出来,男孩在后面小心地跟着陈浩然,痴痴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他觉得陈浩然太帅了,身姿挺拔,脚下生风,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力量,很有军人气质。
   男孩被吸引住了,确切地说是被震慑住了,他突然想问“英雄”的名字,可嘴巴像被吸盘吸住一样,张不开嘴。
   陈浩然抬起手腕潇洒地看了看手表,快步走到路边,十分帅气地向出租车招手,然后拉开车门就要上车。
   男孩扶着路旁的一根柱子,一副无助、失望和不舍的样子。他在心里一声声地叫着:“大哥哥,你别走!你别走!”可陈浩然是不会听到的。
   “小同学,你快回家吧,我有事情要先走了。”陈浩然轻轻笑了笑,钻进车里,摇下车窗,向他摆了摆手,他也抬起手摆了摆,嘴里喃喃地说着:“再见。”
   出租车启动了。一刹那,一种奇怪的感觉攫住了男孩。他见车快速行驶起来,便顾不上疼痛,使出浑身的力气拼命在后面追,心里想着:也许我再也见不到英雄了,我一定要追上。他喘着粗气使劲跑着,路边的人,都很奇怪地看着这个奔跑在马路上的男孩。
   出租车越开越快,他们的距离也越来越远,这令男孩感到十分失望,不,确切地说是绝望。他的眼泪流了出来,但并没有停止追赶,而是一边跑一边朝出租车大声喊道:“大哥哥,我叫林九九,我是实验小学的!”这细弱的声音漂浮在地面蒸腾的热浪中,富有节奏般地打着旋,他的白色衬褂也随风鼓了起来,像只小小的风帆。
   司机在后视镜看到奔跑的林九九,说:“后面有个小孩子,是不是要找你?”陈浩然回头一看,赶紧叫师傅停车。
   林九九看到出租车终于停了下来,又哭又笑地追了上来。陈浩然一脸不解地看着男孩。没等他问,林九九喘着粗气大胆地说:“我叫林九九,我是实验小学的。我想和你歃血为盟成为拜把兄弟!”
   陈浩然一听,怔了怔,随即笑了起来。林九九不好意思地搓着手问:“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浩然,你叫我浩然哥吧,你为什么要和我做拜把兄弟?”
   “我要跟你学功夫,刚才我看到你的好功夫了,真棒!”林九九高兴地说着,眼眸里满是羡慕。
    “那你为什么刚才不告诉我你的名字呢?”陈浩然问。
   “因为我怕你告诉我的老师和家人。”
   “你学习不好?”
   “嗯。”
   林九九点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忙不迭地解释:“我学习还可以,还可以。”缀上这一句,是因为他怕陈浩然不喜欢和他做朋友。
   “那你为什么欠他们钱?借钱又干什么了?上网吧来干什么?为什么不好好学习?”陈浩然不解地问道。
   果然是一系列的问题,林九九心想。他觉得编一个谎言不难,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就此了结了,为了这个谎言还得再编一个谎言,甚至接下来说的每句话都得是谎言才行。林九九可没学过即兴编童话故事之类,所以他狠了狠心,决定向陈浩然坦白。
   “我学习不好,家长和老师都觉得我是问题学生,我对自己也没信心,就上网吧玩游戏。我在游戏里可以打人、骂人,还可以做老大。我借他们钱都是为了上网。这就是我要坦白的。”
   说完,林九九鼓起勇气抬头想看看陈浩然的反应。陈浩然先是皱了下眉头,然后又笑了起来,他觉得林九九这种一股脑把话全掏出来的神态倒也怪可爱的。林九九见他皱了眉头,着急地问:“我这样的坏学生,你还想和我做朋友吗?我是真的想和你做朋友的。”
   陈浩然笑了笑问:“你有理想吗?”林九九听到这句话,不好意思地抿嘴笑了,他好久没和人谈过理想这个话题了。他只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老师布置过一篇作文叫《我的理想》,当时他写的理想是当一名人民教师,和他的老师一样有着渊博的知识和无限的魅力,可依他目前的学习状态来看,离这个理想还很遥远。
   林九九茫然地摇了摇头,微微地张了张嘴,他也不清楚自己想说什么。陈浩然鼓励他:“你应该是有理想的,想想看?”
   “我,我好像真的没有,我学习不好,不够资格有理想,即使真的有理想也会被人笑话的。我妈说,我将来连摆地摊的能力都没有。”
   “你现在好好学习还来得及,我相信你!”
   “说了这么多,大哥哥,你是干什么的呀,你的功夫这么好。”
   “我是一名军人,在部队我是一名侦察兵。”
   “啊,你是侦察兵呀!太棒了!我最羡慕侦察兵了!”林九九两眼放光,他模仿着电脑游戏里拿枪扫射的动作画面,嘴里发出“嘟嘟嘟嘟”的声音。陈浩然微笑着看着满脸兴奋的林九九,心里莫名地感到一种亲切。
   这时陈浩然的手机响了,有人找他。眼看他就要走了,没等他接完电话,林九九就带着恳求的口吻说:“浩然哥,能把你的MSN或QQ告诉我吧?不管你愿不愿意和我做朋友,那五百块钱的我一定要还的。哦,对了,还有医药费,总共六百块钱吧。”
   “不用还了,算是咱俩有缘吧,现在越看越觉得你像我一个远房表弟,再说咱们还住在同一个小城里,帮你也是应该的。不过我希望你以后要好好学习,不要再这样子下去了。”陈浩然耐心而诚恳地对林九九说。
   陈浩然最后这番话让林九九觉得万分愧疚,他恨自己没好好学习,没听老师和父母的话;恨自己借钱去泡网吧,这周的作业又没好好做;恨……反正恨透自己了。
   在林九九的软磨硬泡下,陈浩然给了他的QQ号码,条件是林九九不能再去网吧,不能再做错误的事了。林九九举手发誓说,以前的所有恶习,他都会改掉。陈浩然一脸严肃地说:“如果让我发现了,我们就绝交,我可不喜欢这样的学生。”
   林九九认真地点了点头,伸出小手指和陈浩然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和林九九分开后,陈浩然连夜赶回了部队,因为他们要进行紧急训练,重大任务马上就要到来,领导已经任命陈浩然所在的“精鹰”组去执行,他要做好全力以赴的准备。
   那天林九九回到家,头刚探进门,屋子里仿佛有一阵阴风吹过。爸爸林义、妈妈兰心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兰心大呼小叫:“又去哪惹事了啊!你看看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林义在一旁坐着,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林九九闯祸闯得太多了,林义把大道理小道理正着说、反着说,掰开、揉碎了说,反正该说的都说尽了,现在他也有些厌倦了。
   倒是妈妈兰心,每次都有话说,每次都是那些话,每次都会歇斯底里,声嘶力竭。十多分钟后,林义依然垂头丧气,兰心有些伤心疲累,屋里笼罩着一股更严肃的氛围。
   林九九想到了陈浩然,他觉得陈浩然好像就在跟前一样,一时间生出许多力量:“妈妈,我现在向您道歉,我再也不做那些坏事了。记得以前听爸爸说过,妈妈年轻的时候,是个特别温柔美丽的女人,妈妈,对不起,是我让您变成这个泼妇样子的。”林九九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无比诚恳,似乎每句话都含着隐隐的愧疚,但说的内容却让兰心和林义哭笑不得。
   
    第三章 夜宿泡泡村
   林九九跟马小乐说完英雄陈浩然后,想着自己现在的逃学行为,一脸歉疚的样子。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们觉得有点饿了。马小乐有些懊恼:“真后悔出来的时候,没多拿点吃的喝的。哎,这里也没个电话什么的,好叫‘宅急送’给送点吃的。”
   “我晕,这是在郊外,再说我们哪有钱啊。还好我比你强点,拿了一块手表,记得我爸曾说过这块表是无价的。”林九九得意地说。
   “无价之宝?来,让我看看。”马小乐有些惊喜,接过表,看了一会儿,便叹起气来,“这又不是面包,不当吃不当喝的。”
   “我们是出来历险的,有困难才更刺激呀,我们要想办法克服困难。”林九九安慰道。
   荒野里,马上就要天黑了,林九九和马小乐都没有说话,闷着头一直往前走。其实他们俩都想家了,心里开始惴惴不安,但谁也不愿承认。比起刚离家那会儿的神气劲儿来,他们开始责怪自己沉不住气,忧形于色起来。
   那边老师给林九九和马小乐的家长打电话,告诉他们,两个孩子都没有来上课。这通电话着实像点燃的引线,引爆了大人们的惊恐。
   兰心接到老师的电话,一时间感到十分惊愕与茫然。她赶忙回家,路上打电话给林义说这件事情。一个念头在脑海里闪现,这俩孩子会不会是离家出走?兰心有些半信半疑,因为她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做出如此过激的行为。
   等到了中午,到了下午,到了傍晚,到了深夜……林九九和马小乐两家大人都没有见孩子回来,确定孩子们是离家出走了,这把他们结结实实地震了一下。
   俩孩子离家出走,就像掀起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风潮,搅得风雨如晦,波澜无边。
   兰心彻底崩溃了,瘫软在地上,抱着林九九的衣服号啕大哭,边哭边哽咽着自责,说自己不该老是对孩子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声音无限地凄楚。林义脸色十分凝重,他那高耸着的肩膀像散了架似的耷拉下来,沮丧地掩起脸,努力使自己镇静。
   马小乐父母焦急万分地赶到了林九九家,两家大人及亲友在商量着该怎么办。痛哭声、劝慰声、脚步声、汽车声一片混乱,去公安局报案,去所有网吧寻找,去闹市、去郊外、去井边、去河边,就连在路上碰到交通事故现场,他们也要挤入人群,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孩子。折腾到半夜已是精疲力竭,却一点结果也没有。
   这边林九九和马小乐,还在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看到前方有一个村庄,那里有着矮矮的房屋,低低的炊烟,一条尘埃扬起的小路,还有家家都养的好容易受骗的小狗。
   “这里的人应该很和善,你看他们的狗,都是这样的温顺可爱,主人也坏不了,我们就借宿这家吧。”马小乐指着靠在路边的石头房子说。
   这里叫泡泡村——听起来很美妙又有点虚幻的一个名字,像一个肥皂泡儿,仿佛一碰就没了——村庄很小,只有三十来户人家,住在这里的几乎全是老人和小孩,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了。
   石头房子是老程的,当晚他们就借宿在老程家。他们骗老程说是来体验生活的,这是老师布置的一项培养他们自主能力的作业,并且父母都知道他们在这儿,已是七十高龄的老程竟信以为真了。
   这是一间老房子,里面的摆设极其简单但很实用,屋子里昏黄的灯光泛出一点沧桑感,十五瓦的灯泡晃荡于低矮的房梁上,马小乐不知怎么碰到了,那灯影便摇曳起来,屋里半明半暗,让他们感觉有点虚幻。
   这是在哪?家在哪?林九九愣了几秒钟,脑海中闪现着爸爸、妈妈还有陈浩然他们的模样,这些人的影像快速叠加着,突然之间,他想哭——他想家了。

版权页:

  • 用户评论
  • 豆瓣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关闭

资料下载
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