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 收藏

登录 免费注册

图书资讯 | 活动预告 | 最新上架 | 重点推荐 | 精彩书评 | 套书展示 | 在线阅读

反唐演义传

作者:如莲居士

ISBN:9787508086231

出版时间:2016-01-01

开 本:32开  页数:234页

定价:¥16

已有0人评价,查看评论

分享到:0

同类图书购买排行

图书详情

  《反唐演义传》系清代小说。题"姑苏如莲居士编辑"。一名《武则天改唐演义》,又题《异说南唐演义全传》、《反唐女娲镜全传》,十四卷一百四十回。瑞文堂刻本内封横镌《评点薛刚三祭铁丘坟全集》,中间书题《异说反唐演传》,板心题《反唐全传》。《反唐演义传》叙薛丁山之子薛刚反唐事,从薛丁山葬父、武则天入宫受宠,薛刚大闹花灯开始,叙至唐睿宗即位,薛家一门团圆为止。

章节目录

第一回两辽王安葬白虎山狄仁杰拒色临清店
第二回李淳风课识天机武媚娘初沾雨露
第三回武才人出宫为尼褚遂良入朝直谏
第四回征西将回朝受爵武昭仪暗害正宫
第五回高宗误信报女仇杜回忠心救小主
第六回江夏王救护真龙通城虎打奸闯祸
第七回程咬金朝房辩论张天左忍气吃亏
第八回张天右教场受辱樊梨花堂上生嗔
第九回夫人护子亲面圣薛刚仗义救冤人
第十回贫汉受恩得武职官民奉旨放花灯
第十一回彩灯下踢死皇子御楼上惊崩圣驾
第十二回武后下旨拿薛族薛勇修书托孤儿
第十三回小神庙薛强遇师大宛国公主招夫
第十四回教场中神佑良缘金銮殿夫妻交拜
第十五回卧龙山两雄交斗聚义厅双人配合
第十六回弃亲子薛蛟脱祸废中宗武氏专权
第十七回薛丁山全家遭刑樊梨花法场脱难
第十八回武氏削夺唐宗室马周挺身当大任
第十九回江淮侯诉出原由通城虎知情痛哭
第二十回薛刚一扫铁丘坟马登力救通城虎
第二十一回三思领旨剿薛刚鸾英荒郊产男儿
第二十二回鸾英避难黑龙村薛义忘恩贪爵位
第二十三回通城虎酒醉遭擒两英雄截途抢劫
第二十四回扬州城英王举义金陵地两军对敌
第二十五回承业定计袭扬州铁头乘夜刺英王
第二十六回马周失势权居山武氏篡位移唐祚
第二十七回谢映登指示咬金众功臣避难出镇
第二十八回武三思进如意君魏思泉放徐美祖
第二十九回女娲主传授天书狄梁公捉拿便嬖
第三十回薛刚二扫铁丘坟仁杰隐藏通城虎
第三十一回王怀义善卜瓦笤安金藏剖腹屠肠
第三十二回月姑迷惑武三思鲁仲会遇通城虎
第三十三回银安殿共议中兴房州城设立擂台
第三十四回吴奇马赞打擂台浮鲁薛刚同见驾
第三十五回庐陵王恩赦薛刚五方将大战两雄
第三十六回九焰山群雄聚义通州城李旦落难
第三十七回七弦琴忧愁万种朱砂记天神托梦
第三十八回杨绣娘为媒说合陈解元暗结英雄
第三十九回射飞鸦太子受辱买雨具得遇东宫
第四十回痛离别母女伤心喜相逢君臣议事
第四十一回献汉阳国泰接驾备吐番承业回朝
第四十二回马迪借宿想佳人于婆作媒遭毒骂
第四十三回躲鸡笼娇婿受打贪财利奸尼设计
第四十四回马迪倚势强求亲胡完挺身救主母
第四十五回文氏穷途逢襟侄崔母感悟接娘儿
第四十六回李承业奉旨和番紫阳仙有意送宝
第四十七回访国母闻信哭泣马将军直言苦谏
第四十八回胡凤娇怨命轻生崔文德送还庚贴
第四十九回俏书生思谐佳偶贞烈女投江全节
第五十回崔文德痛哭凤娇李承业战胜马周
第五十一回李贵设计谋宝镜唐王守义却新婚
第五十二回入绣房夫妻重会得宝镜曹彪回营
第五十三回凤娇失落玉裹肚陶仁监内困真龙
第五十四回王将军汉阳报信马元帅湘州救驾
第五十五回三齐王长安请救四总兵会剿汉阳
第五十六回玉鼎仙遣徒下山徐孝德法收四将
第五十七回汉阳城灾病立除仙丹药救活王曹
第五十八回徐孝德诛斩四将李承业中计被擒
第五十九回唐王碎剐李承业陈进捐金赎进兴
第六十回文氏见婿愈伤心申妃接驾露真情
第六十一回唐王班师回汉阳胡后劝赦亲叔婶
第六十二回薛刚三祭铁丘坟元培私放通城虎
第六十三回四神祠二星收怪庐陵王彩楼招亲
第六十四回两兄弟彩球各半庐陵王驸马得双
第六十五回薛刚奏章闻子侄兄弟回诉纪鸾英
第六十六回薛刚锁阳会亲人必虎修书遣内侄
第六十七回新唐国薛刚成亲路旁亭郑宝结义
第六十八回两义弟告友衷情双孝王为君起义
第六十九回三思初打九焰山天辉连擒四好汉
第七十回张先锋被伤阵亡四好汉路遇救星
第七十一回父子未认先交战夫妻会面破周兵
第七十二回武三思花园逢怪庐陵王长安被难
第七十三回敬晖保驾出长安关仁大战众英雄
第七十四回武则天遣三路将周总兵归九焰山
第七十五回李孝业设连环马罗家将教钩镰枪
第七十六回屈浮鲁中箭丧身徐美祖报仇雪恨
第七十七回武承嗣巧排十阵徐美祖料敌如神
第七十八回马将军赴敌阵亡武承嗣误认替死
第七十九回紫刚关父子提兵九焰山兄弟败阵
第八十回文豹交战逢薛葵罗英奉计救文龙
第八十一回识天命诱母归唐见人事劝父降服
第八十二回唐魏公命将救将谢映登以法破法
第八十三回群臣大战破周兵罗昌投军暗助唐
第八十四回月姑出阵行妖法薛蛟交战逢野合
第八十五回三思大怒斩狐精秦文出猎遇奇人
第八十六回武全忠偶遇佳丽夏去矜设计害人
第八十七回方彪入牢见家主赵武大怒闹武衙
第八十八回秦文势急反周朝赵武大战殷楚鸦
第八十九回文豹元公双对敌薛蛟薛斗各建功
第九十回薛云用计取当阳薛葵独踹连营将
第九十一回徐美祖义释好汉武丹池顺女归唐
第九十二回苏黑虎集众拒唐徐美祖遣将破阵
第九十三回骡头太子受元戎梨山老母遗徒弟
第九十四回樊梨花施法除怪窦必虎率众勤王
第九十五回反周臣洗清宫殿中兴将赐爵分疆
第九十六回双孝王大开铁坟樊梨花回山修道
第九十七回下南唐诸奸受缚上长安武后还宫
第九十八回武三思复弄权柄双孝王出居外藩
第九十九回山后薛强遇旧友汉阳李旦暗兴师
第一百回冤仇报新君御极功名就薛氏团圆

作者简介

如莲居士,清朝乾隆年间人. 具体真实姓名生卒年月今已无法考证。

编辑推荐

中国古典名著系列,以丰厚的积淀,负责的态度,让经典再现。经典,历久弥新,永不过时。

书摘插图

前言
  明清时期,长篇小说的创作进入了一个繁盛时期。清王朝取代明王朝之后,尤其到了康乾盛世时期,统治者为了表现社会的繁荣景象,对小说创作发行的控制有所放松,加上大批书坊主人加入到小说创作的队伍之中,此时以历史演义为题材的长篇白话小说,达到了创作高峰期。由于作者多受历史化倾向的影响,加上为迎合市井大众的趣味,很多历史演义类小说,实际上多成为史书的通俗演绎,甚至借历史演义之名,虚构了大量的人物传记和英雄传奇。因此总体上而言,虽然每部小说自有其特点,但艺术成绩不算太高。
  《反唐演义传》又名《武则天改唐演义》、《薛家将反唐全传》、《南唐演义》。作者是如莲居士,苏州人,其真实姓名与生平无从考据。他曾为多部小说作序,并参与了一系列描写唐代演义小说的编著和出版。《反唐演义传》就是其中的一部。
  《反唐演义传》讲述了武则天得唐高宗恩宠之后,权倾一时。唐代名将薛丁山、樊梨花的三子薛刚,在京城因痛打了奸相张天左、张天右,而得罪了武皇后。薛刚又在上元节醉酒大闹京城,吓死了唐高宗后出逃,但三百多亲眷被武则天抓住后杀害。只有薛刚之母樊梨花被梨山老母救出。此后,薛刚落草卧龙山,取纪鸾英为妻。经过一系列的磨难和抗争,反投靠庐陵王。在庐陵王的庇护下薛刚很快聚众成势,最终杀回长安城,逼迫武后退位,庐陵王重新作了皇帝,大唐始得中兴。
  《反唐演义传》客观上宣扬了忠臣反抗昏君的叛逆精神,歌颂了弘扬正义、反抗邪恶的无畏精神。但在封建社会中这种以下犯上的叛逆行为,历来是要受到严禁和遏止的,这也是这部小说后来被焚毁的原因之一。
  本次出版,我们以2000年中国戏剧出版社本为底本,对原书中的一些错漏、笔误和疑难字词,分别作了校勘、修正和释义,对原书原来缺字的地方用□表示了出来。便于读者阅读。对于其中仍不免存在的一些疏漏或缺失,希望专家和读者予以指正。

书摘:

第一回两辽王安葬白虎山狄仁杰拒色临清店反 唐 演 义 传第一回〖1〗两辽王安葬白虎山狄仁杰拒色临清店
诗曰:
开卷遗篇演大唐,忠良奸佞奸佞(nìnɡ)——奸邪谄媚的人。诈和贤。
巍巍薛氏留青史,干艺皇家取后绵。
  这部书,乃是薛刚大闹花灯,打死皇子,惊崩圣驾,三祭铁丘坟,保驾庐陵王,中兴大唐天下全部传记。
  话说征西元帅两辽王薛丁山,同夫人樊梨花,平了西凉,择日班师回朝。先一日,亲唐国王纳罗排筵饯行,众功勋皆在席饮酒。饮至半酣,内有秦汉、刁月娥夫妻二人,出席走至樊梨花面前,禀道:“师父临下山之时,吩咐道:西凉一平,叫我夫妻二人仍回云梦山修真,不受红尘之福。今当拜别元帅夫人,即要回山去了。”樊梨花道:“你夫妻二人,应享清福,与天地同朽。既立心要回山去,也不敢相强。但我们俱是宿债未完,不知何日方能脱此劳碌矣。”又见唐万仞叫声元帅夫人道:“我已死二十九年,蒙九天玄女娘娘复救重生,则此身已是化外之身,今当拜别元帅夫人,往鸾凤山修真学道。”樊梨花许允。
  座中窦必虎对秦汉道:“师弟,你好造化,夫妻回山修真学道,就苦了我了。”秦汉笑道:“师兄,我万不如你夫妻二人。同在皇家,作了平西侯大将军,永镇锁阳城,穿好吃好,堂上一呼,阶下百诺,何等威风,何等快活!且是年年这西域一百余国去长安进贡,从你锁阳城经过,哪一邦不送你礼物,哪一国不看你的号令?真真威风无比,快活无穷。怎似我夫妻二人,回山去吃的是淡菜黄韭,穿的是百衲布衣,闲时丹房炼丹,忙时桃园种菜,挑水打柴。若此比你,差一万倍了。”程咬金听了二人之言,不觉笑道:“我看世上的人,如同作梦一般,若要比到万仞兄与秦汉夫妇,真真是千万中不能得有一二。万仞兄他们偏些晚辈,都不晓得,你我是晓得的。只说我们弟兄四人,昔年少壮之时,在山东济南府贾柳店刺血会盟,起手反山东,劫府狱,占瓦岗寨称孤道寡,首先倡乱,掀翻了大隋天下。又弄出十八邦王子、六十四路烟尘,分据州郡,各自称尊。直至先帝太宗晋阳起义,西定关中,招纳我们一班朋友,亲冒矢石,南征北讨、东荡西除,血战九年,平一六合,方成一统江山。到今日我主已亡,四十个好朋友,都死得干干净净,唯有一个谢戍癸成了仙,万仞兄死而复活,得志修真,如今只有一个老人徐茂公尚健,还有我这老不死活在这里,终不知怎生死法哩!回想起来,人生于世,如同一梦,倒不如逍遥自在的快活。”万仞道:“知节兄,你乃是红尘中之福将,名垂千古。就是那一班众弟兄,人虽死了,亦流芳百世,如同不死一般,如何说得似梦?”众人闻言,无不叹息。酒罢,秦汉、刁月娥、唐万仞拜别起身,众人一起送出锅底城,洒泪而别。
  次日,樊梨花下令班师,亲唐国王率领文武,送出城十里而回,大兵奏凯还朝。不想路上柳太夫人得病于接天关,医治不痊死了。薛丁山、薛金莲一班举哀,收殓入棺,扶柩到白虎关。薛丁山要将父母灵柩扶回山西绛州祖茔安葬,樊梨花忙道:“不可!绛州土薄,杀气甚重,若葬在绛州,日后公婆灵柩决难保全。此地有一白虎山,极好风水,若葬于此,千古不朽。”丁山依言,择日将仁贵夫妻之柩,葬于白虎关东白虎山,山上立庙,坟侧留人看守。樊梨花善晓阴阳,他早晓得后来薛刚大闹花灯,踢死皇子,武则天有旨,凡薛氏坟墓,尽行掘开,暴尸抛骨。仁贵夫妻幸无安葬于此,得以全免,此是后话不提。当下安葬已毕,大兵起身,一路奏凯回朝。
  再说先王太宗皇帝贞观十一年,大开科举,以孔颖达为主试,于志宁为监临,遍行皇榜,招集天下士子。其时山西太原府河阳县,有一人姓狄,名仁杰,年方二十三岁,生得丰姿俊雅,学富五车。其年别了双亲,带个小厮,上京应试,一路而来。一日行至临清,天色已晚,主仆二人投了歇店。这店中屋后只有一间幽雅书房,仅容一张床铺。吃了夜饭,只得着小厮在外房安歇,狄仁杰独坐无聊,闭门对灯看书。
  到了二更,忽听房门开响,走进一个女人来。仁杰抬头一看,见那女人生得身材楚楚,容貌妖娇,秋波一转,令人魂销,心内吃了一惊,不知是人是鬼,只得起身施礼道:“小娘子黑夜至此,有何见教?”那女人微微笑道:“贱妾青年失偶,长夜无聊,今幸郎君光临,使妾不胜幸甚。”仁杰见他花容月貌,不觉动起欲火来,即欲上前交感,忽又转想道:“美色人人所爱,但是上天不可欺也。”遂对那女子道:“承小娘子美意。但想此事有关名节,学生断不敢为。”那女子走近前道:“郎君此言,是以贱妾为残花败柳,不堪攀折。但妾已出头露面,寻你一场,不得如此,岂可空回,望君怜之。”道罢,双手把仁杰搂住。仁杰此时欲火难禁,又欲相就,忽又想道:“不可,不可!”忙把身子挣脱,上前去拉那房门,一时性急,拉不开,无计脱身,假说:“小娘子美情,我非木石,能不动心?!只有一件,不敢侵犯小娘子贵体。”那女人道:“郎君正在青春年少,却为哪一件,不肯沾连贱体?”仁杰诈说道:“身患恶疮,烂了三年,好生之物,已不周全,何以取乐于小娘子乎!”那女子道:“郎君的疾,妾亦不敢相强,情愿与君共枕同衾半夜,妾愿足矣。”说罢,双手搭在仁杰肩上,粉脸相亲。此时正有许多风月,仁杰意欲动心,又想到上天不可欺之句,即道:“此事不可,不可!”口内虽说,而淫心往往转动,几次三番,拒绝不脱,心中忽又想道:“如此美女,若一旦干此不肖之事,倘此女死后,其尸腐烂,万窍蛆钻,臭不可言。”心中这一想,淫念顿息,把那女人两手脱开,说道:“小娘子,我有四句诗,写于你看,然后同睡。”那女人见仁杰应允,立着不动。仁杰遂取笔在手,题诗四句。诗曰:
美色人间至乐春,我淫人妇妇淫人。
若将美色思亡妇,遍体蛆钻灭色心。
  女子看罢,虽然识字,不解其意,请问其详。仁杰道:“人人这点好色之心,不能禁止,虽神仙亦不能免。但是上天难欺,有坏阴骘阴骘(zhì)——阴德。。我见小娘子杏脸桃腮,朱唇玉颈,就是铁人也要销魂。这点欲火,哪得能灭,灭而复发,如此者三,若有三位美人,已败三人之行矣。今只把小娘子作死过之人,一七已过,万窍蛆钻,臭气逼人,淫心顿消。若小娘子还有慕我之心,亦只好把我也比作死过之人,想到遍体蛆钻,一堆枯骨,任你容貌盖世,此火断不能生矣。”那女子听了这一席话,一想,忙拜于仁杰前,口称:“郎君,妾要去此邪念,亦非一日,只是欲火难消。如今听了此言,如梦初醒,终身记念不忘,可为半世节妇矣,全赖郎君金言,今当拜谢!望郎君勿以妾之丑态所泄,终身感戴不朽。”拜毕,出房而去。
  仁杰见那女子去了,心中大喜。又恐那女子转来,听得金鸡三唱,急叫小厮进内收拾行李,算还店钱,到前面人家梳洗吃饭而行。正是:举心动念,天地皆知。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李淳风课识天机武媚娘初沾雨露第二回〖1〗李淳风课课——占卜的一种。识天机武媚娘初沾雨露不说狄仁杰在路行程,单说太宗丁酉年点选宫娥。其时有荆州刺史盖文达,点得美女一名,叫作武媚娘。刺史想道:“‘媚娘’二字叫得不好,明日御前岂有称之理!”遂改名武曌曌(zhào)——同“照”,武则天为自己名字造的字。,取日月当空,万方照临之意,差官送入京中。太宗一见大喜,留在宫中,宿了一夜。次日拜武曌为才人,左右不离。又封武氏一门官职,升盖文达为弘文馆学士,武曌之父武士彟彟(yuē)。为都督,一时荣耀,宠幸非常。有诗为证:
荆州美女出自贫,月貌花容似洛神。
淫荡千秋作话柄,专权二九作明君。
深宫日日笙歌咏,梨院朝朝舞衫云。
高宗二百山河重,留得丹书污汗青。
  其时司天监李淳风,知唐室有杀戮亲王之惊,女主专权帝位,因此密奏太宗。太宗笑道:“岂有妇人能居大宝之理?这定是男子,或名中带着‘武’字,如有犯忌,即便杀了。”此时华州刺史李君羡,因他貌美,人都称他为李五娘,太宗闻之,忌而生疑,赍赍(jī)——带着。诏召至半路杀之。又传旨各处搜求,凡有姓武,或县名武,名字涉于妇人类,尽行诛戮。
  李淳风知屈杀多人,连忙奏道:“陛下勿杀害众人。臣前日所奏,上达天意,不敢有误。武氏乃宫中武氏也,望陛下去之。”此时太宗正当锦帐欢娱,鸳枕取乐,怎肯将武氏贬杀,便道:“卿既能知未来天意,可晓得今科状元是谁?”李淳风道:“陛下暂停一日,臣当魂游天府,便知分晓。”太宗准奏。
  是日,李淳风沐浴斋戒,焚香望天祝告,祝毕,遂卧于殿前。直至黄昏,方才醒来,即俯伏奏道:“陛下在宫与武氏淫乐,上帝怒极,必须杀之。可挽天意。若问今科状元,臣见天榜名姓,乃火犬二人之杰。有彩旗一对,上有诗一首,诗曰:
美色人间至乐春,我淫人妇妇淫人。
若将美色思亡妇,遍体蛆钻灭色心。
  太宗听了,命李淳风将书其姓氏诗句,藏于盒中,加上皇封,置于金匾,候揭榜之日,取出一对,如果不差,即废才人武氏。说罢,退朝入宫。是夜有疾,卧病在床,次日罢朝。
  有东宫太子,乃是高宗,入宫问安,武氏故意装出许多风流,小心勾引高宗。高宗一看武氏,但见:
玉钗斜插鬓云松,不似雀微镜里容。
  频蹙蹙(cù)——皱眉头。远山增媚态,盼登秋水转情浓。
  高宗看见武氏这一般的风流俊俏,因想道:“怪不得父王爱这妃子,有了病,有这等艳色,自然夜夜不空了。”便留心欲私之,彼此以目送情,未得其便。偶尔高宗出外小解,武氏忙取金盆取水,跪捧于地,进与高宗净手。高宗见他娇媚,遂戏将清水洒其面上,低低念云:
  昨忆巫山巫山——神话,先王梦中与巫山神女幽会。梦里魂,阳台阳台——先王与神女幽会于巫山之阳,后指男女合欢的处所。路隔奈无门。
  武氏即便轻轻答云:
  未曾锦帐风云会,先沐君王雨露恩。
  高宗大喜道:“观汝才色兼美,深得我心。”遂携他手而起,竟入便宫无人之处,着武氏去了小衣,遂成云雨之欢。这不叫作:
  君王只爱新人乐,忘却纲常天子尊。
  不一时二人云收雨散,武氏泣道:“妾侍至尊,感承垂念。今蒙殿下之恩,遂犯私通之律。倘日后位登九五九五——指帝位。,则置妾于何地?”高宗闻言,发誓道:“俟宫车晏驾俟(sì)宫车晏驾——等皇上去世后。俟,等候。,朕即册汝为后。有违此言,天厌绝之!”武氏道:“口说无凭,须留表记。”高宗即解所佩九龙羊脂玉环为赠,武氏叩首而谢。自此以后,宫中出入,并无阻挡。
  太宗渐渐龙体无恙。至放榜日期,首名状元姓狄,名仁杰,二名杨炯,三名卢照邻,传胪王勃。太宗看罢,吃了一惊,心中想道:“我只道李淳风是狂言,谁知连一字也不差,岂非天意!”即召李淳风进便殿,问道:“卿说状元名姓不对,何也?”李淳风奏道:“臣一时不敢泄露天机,将狄仁杰三字分开,所以说‘火犬二人之杰’,乃是狄仁杰也。臣该万死,求杀武氏。”太宗道:“武氏在朕宫中,服侍一场,并无过犯,岂可赐死!朕自有主意,将他遣发便了。”不知武氏如何下落,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回武才人出宫为尼褚遂良入朝直谏第三回〖1〗武才人出宫为尼褚遂良入朝直谏
  当下太宗听了李淳风之言,遂追了武彟都督之职,便宣武氏出宫。不一时武氏出宫,俯伏在地,涕泣流泪。太宗道:“朕念你深宫服侍一场,赦你一死。宫中房内宝玩物件,一概赐汝,以尼庵一所赠汝,以终天年,永不收用。各官亦不许再谮谮(zèn)——诬陷,中伤。。”武氏谢恩,出宫为尼去了。太宗即选状元狄仁杰进殿,问其有诗之故,命取李淳风写的诗句,与狄仁杰观看。仁杰看了大惊,奏道:“此臣于路上旅店之中,有一少妇苦欲私臣,臣被他三番调戏,欲火三发,臣恐累德,唯唯不敢,后遂不能禁止,作此绝欲之诗,才得保全,不损阴鸳。”太宗大喜道:“此乃朕有福,得此良臣,真真仁厚长者。”回顾高宗道:“我儿有福,当受此仁德之臣。”即钦授为直谏御史,仁杰谢恩出朝。
  太宗回宫,旧病复发,日重一日,医药不痊,遂驾崩于宫内。传位于高宗,改元永徽元年,以王妃为皇后,勤修国政,用贤去奸。心中只想武氏,暗使内监打听武氏为尼之处,却在兴龙庵内,吩咐武氏留发,俟后来召及。至太宗崩后次年,高宗传旨,托言往兴龙庵烧香,令群臣排驾,向兴龙庵而来。
  再说武氏自从太宗发出为尼,受不过凄凉寂寞,老尼志明作脚,勾引了白马寺小和尚怀义,私通已非一日。这日高宗驾临,于路但见:
  行宫迢递迢递——形容高或远。接仙台,郭外骖骥羽倚来。
  出护皇舆□□合,天临展极五云间。
  春留翠柳供行客,香到桃花□□杯。
  独愧周南留滞周南留滞——周南,地名;留滞即停留。谓不为所用。者,侍臣遥望柏梁材。
  当日兴龙庵众尼,闻听圣驾来临,同武氏忙忙迎接高宗入庵。众尼三呼万岁,俯伏在地。高宗看见武氏,御手挽扶,遂同到佛前烧了香,就携武氏同入云房。武氏泣道:“陛下位至九重,忘了九龙玉环之约乎?”高宗道:“朕岂能忘,恐人谈论,故尔迟迟。今特驾临,正谓三载不见,如隔天壤,思卿之心,何尝一日无之!”说毕,二人遂在云房交欢。正是:
  发结尼姑百媚生,君王一见使淫蒸淫蒸——指同母辈淫乱。。
  高宗二百山河主,贻臭千年污汗青。
  不多时,内侍奏道:“左仆射左仆射(yè)——官名。 褚遂良在外催促圣驾回宫。”高宗吩咐武氏:“明日朕着内使来召,切不可令人知觉。”武氏谢恩。
  当时高宗回宫,到了次日,暗着内侍裴中清用车载武氏入宫,立为则天昭仪。褚遂良闻知此事,吃一大惊,忙入朝来。方进午门,遇见裴中清出朝,中清问道:“褚老大人何往?”遂良道:“闻知圣上招纳先帝才人武氏为则天昭仪,特来谏阻。”裴中清笑道:“纳也纳了,谏之何益?不如请回府去罢。”遂良闻言,大声喝道:“都是你们这等逢君逆贼,谁要你管,还不快走!”裴中清笑道:“我让你是先朝老臣,我且回去。”说毕竟出午门而去。褚遂良叹道:“狄仁杰不在,征西诸将未回,徐茂公等不知几时才到。”心中愤恨,亲身鸣钟击鼓,请驾临朝。高宗在宫闻知,说:“是了,褚遂良又来多事了。”武则天道:“何不杀之?”高宗道:“他乃先帝顾命之臣,须缓缓图之。”吩咐内侍:“回复左仆射,说朕知道了,叫他回府去罢。”内侍传旨出外,褚遂良道:“我非多事,因受先帝托孤之恩,不得不言。”等了半日,不见出宫,只得叹息回府去了。
高宗自纳武则天之后,把一个正宫皇后抛在一边,每日耽于酒色、不理朝政,武氏百般巧媚挑唆,高宗听信巧言,遂有废贬正宫皇后之意。毕竟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四回  征西将回朝受爵武昭仪暗害正宫第四回〖1〗征西将回朝受爵武昭仪暗害正宫
  不说高宗宠幸武则天,且说薛丁山大兵奏凯回朝,在路行程非止一日,到了长安。高宗命文武出郭迎接。次日早朝,御御——御驾。玄武楼,受西域贡礼降表,众将卸甲入朝。徐茂公进朝,褚遂良拱手迎道:“老千岁,圣上宠幸武氏。若是见驾,以社稷为重。”茂公应诺,遂上楼见驾。高宗赐坐,茂公把征西将士劳苦之事说了一遍,高宗安慰了一番,即命光禄司于是日设宴,大宴功臣,择日加封。宴毕,群臣谢恩,辞朝而出。褚遂良忙问茂公:“武氏若何?”茂公道:“此系天意,难以挽回。”遂良顿足叹道:“徐勣勣(jī)。只可为将,不可为相。只此一言,把唐家江山将属他人矣。”说毕,气恨出朝,回府去了。
  再说次日薛丁山在长安城外立起魂幡幡(fān)——垂直悬挂的一种窄长旗子。,招仁贵薛王及母柳太夫人魂魄,开丧挂孝。后日,高宗大封功臣,以薛丁山为上柱国、西京留守、两辽王,子孙世袭;妻樊梨花为镇国一品夫人,高琼英为定国夫人,高兰英为安国夫人,程金定为护国夫人,申媚花为宁国夫人,荣封三代;以程咬金为开国长寿鲁王,赐安车驷马,宫女三十六人,加九锡九锡——帝王赐给有大功或有权势的臣子的九种物品。,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赞拜不名,荣封三代,闲居养老,不必入朝,以程万牛袭鲁王之职;以徐茂公为开国英王,平章重事,赐田万顷,以子敬业世袭英国公之职。其余征西将及西凉将降将,俱各论功升赏,一一加封,并无遗漏。
  次年,武则天生太子,高宗更加宠幸,自此高宗称天帝,武氏称天后。一日徐勣身故,享年九十三岁,高宗闻之,不胜悲伤,赐御祭御墓。此时武则天谋夺正宫之心愈急,凡武氏兄弟子侄和张昌宗、张易之,俱认勋戚,尽居显爵,势倾朝野。内宫恃宠,王亲大臣半归武氏,都为心腹,凡正宫王后一举一动,无不尽知,时常在高宗面前谮言王后的过失。高宗亦大有废王后立武氏之心,因王后系元配,又无大过,一时难于废出。
  是年,却值王后身怀六甲,后见王守一在府,积甘露水,书符拜斗,祷告天地,求王后生一太子。早有侍臣报知武氏,武氏想道:“王后不生子,万岁定立吾子为东宫;若王后一生太子,立嫡嫡(dí)——宗法制度下指家庭的正支,与“庶”相对。不立庶,这东宫之位就到不了吾子了。”左思右想,急差心腹内侍,悄悄召郎侍许敬宗及枢密府使张天左、张天右三人,入宫计议其事,许以“废得王后,册上我为正宫,左右二相当分张氏二人,平章之职当与许敬宗。”三人道:“此事不难,侍臣三人明日见主,先上一本,说后兄王守一有弑主之心,每夜于府上积天露,书符拜斗,咒诅天子。娘娘一面速买嘱王后宫女,如此如此,包管废却正宫,立娘娘为后。”武氏大喜,三人辞出。
  武氏即悄悄买嘱王后宫女,“照依如此办理,不可泄露,事成定有重赏。”王后宫女回宫,即照武氏所嘱办妥。至晚,高宗驾幸西宫,武氏迎驾入宫,叫一声:“万岁,今日为始,臣妾不敢留驾在此,请驾到正宫中去歇罢,免得害了万岁的性命。”高宗惊道:“这是怎说,何以见朕在贵妃宫中,便害了性命?即速奏明,以释朕疑。”武氏泣道:“妾若奏明,王后闻知,妾即死矣。”高宗道:“有朕作主,王后何能害卿,不妨直奏。”武氏道:“王后恨妾迷惑圣上,不但有杀妾之心,竟有谋害万岁之意。妾闻宫中造一木人,写上圣上年庚八字,钉了手足,埋于龙榻之下,与国舅王守一诅咒万岁,欲谋天位。访闻此事是真,求万岁作主。”高宗闻言,大怒道:“有这等事,一发反了!”愤恨而起,来至后宫。
  王后接驾,高宗喝道:“你干的好事,焉敢谋咒朕躬!”王后不知何故,只吓得目瞪口呆,不能回答。众内侍齐至龙榻下把土掘开,不上二尺,果有一木人,取将起来,上边写御讳八字,又有五个大针,钉了手足中心。高宗怒极,手指王后骂道:“贱人!朕与你何仇,造此木人咒朕,朕岂不能废你么!”王后泣道:“此木人不知是哪一个埋在此地,连我一些也不知,也不知是何人害我。我与陛下结发之情,焉有此心?陛下休听谗言,屈害于我。”高宗道:“朕若不听谗言,天子之位不久付于王守一了!”说毕,愤恨而出,往西宫而来。
  次日驾临早朝,有许敬宗、张天左、张天右三人上本,参国舅王守一心怀谋逆,于府中积天露书符拜斗,咒诅圣上,有篡位之心。高宗道:“不消三卿弹奏,朕早已知之。”遂下旨把王守一全家拿下,押赴市曹斩首,并谕文武百官,欲废王后。旨一下,群臣皆惊。闪过司徒赵国公长孙无忌、西台御史褚遂良,同众老臣奏道:“王后贤惠素著,中外皆知;王守一赤心为国,谁人不晓。今陛下一旦听信匪言,以‘莫须有’莫须有——宋朝奸臣秦桧诬陷岳飞谋反,韩世忠不平,质问他有没有证据,秦桧回答说:“莫须有。”意思是:“也许有吧。”后用来表示给人加以根本没有的罪名。三字,即将国舅诛戮而废王后,恐中外闻之,有伤陛下之明,臣等死亦不敢奉诏。”高宗道:“王后私造木人,书朕八字,埋钉宫中;王守一在家诅咒朕躬,欲谋大逆,理应正法,卿等何得谏阻?”长孙无忌道:“王后与陛下结发元配,岂一旦有此反心,其中宁无奸谋暗算?陛下明见万里,何得即诛国舅而废王后,实为有伤仁政。”高宗见群臣苦谏,无可奈何,下旨将王守一收入天牢,发枢密院张天左、张天右严讯具奏,忿怒退朝。
  驾至西宫,武氏接入,问事若何,高宗道:“王守一发张天左二人查审,朕欲废后立你,怎奈母舅长孙无忌与一班托孤老臣再三苦谏,权且忍下,然朕心已定,昭阳之印绎当付与你矣。”武氏暗喜,悄悄差心腹嘱托张天左二人,务必将王守一严审咒圣之恶。二人依旨将王守一极刑拷讯,王守一宁死不招,可怜负屈含冤死于狱内。未知王后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五回 高宗误信报女仇杜回忠心救小主第五回〖1〗高宗误信报女仇杜回忠心救小主
  话说高宗自拿问王守一之后,竟不到王后宫中去了。一日,王后亲往西宫来候天子,适高宗游御园,不在宫内。武氏正抱一岁小公主在宫闲坐,忽报王皇后驾至,武氏眉头一皱,计上心生,即将公主放在龙床,吩咐宫女如此如此,自闪入侧室去了。王后一到西宫,众宫女跪迎,王后问道:“万岁爷在宫否?”宫女道:“在御园,想必就回来。”王后听了,下辇辇(niǎn)——皇帝皇后坐的车。入宫,至龙床边,见公主啼哭,王后把公主抱起,抚弄一回,等久不见驾回,依旧将公主放下,自回本宫去了。
  武氏见王后已去,急忙来至龙床,狠了狠心肠,将公主登时扼死,把被盖好,自己仍旧往侧室去了。少时高宗驾回西宫,问贵妃何在,宫女道:“在偏院。”不多时武氏亦回,高宗道:“朕女呢?”武氏道:“方才吃了乳睡去,此时好醒了。”走至床边,揭开龙帐,假作失声道:“不好了!为何公主闷死了?”高宗大惊,抱起死尸,放声大哭。武氏问:“何人至此,大胆闷死公主?”宫女道:“无人入宫,方才只有娘娘入宫,不许奴婢们通报,独自进宫,好一会工夫就去了。”武氏流泪道:“王后,你好狠心!不能害我,即谋害了公主!”高宗大怒道:“贱人如此悍恶,杀朕之女,今次必定废之!”即时草诏,谕亲王文武大臣,择次日告祀祀(sì)——祭祀。天地,贬王后为庶人庶人——平民百姓。,册立武氏为后。诏旨一下,文武皆惊。
  次日,高宗不坐大殿,御太乙殿,武氏垂帘于后,召文武会议。大司徒赵国公长孙无忌、大司空褚遂良等人议。褚选良道:“司徒元老,司空大臣,身命虽重,今日之事,当以死谏。”一同进殿,山呼已毕,高宗宣谕:“王后失德,谋死公主,不堪以母仪天下,今与众卿共议,废王后为庶人,册立武氏为后,昭告天地祖宗,山川社稷,速选仪文,卿等毋得再议。”褚遂良俯伏在地,奏道:“臣蒙先帝托孤之重,今日愿以死报陛下。王后贤明无罪,中外咸咸——都,全。知。先帝临终之时,执陛下之手对臣道:‘朕佳儿佳妇,今已交卿,若无大故,不可废也。’先帝虽崩,言犹在耳。今陛下无故一旦废嫡,有伤先帝之灵,臣死亦不敢奏诏。”高宗道:“王后杀朕女,焉得无罪!朕心已定,册立武氏,勿得再谏!”遂良叩首流涕道:“陛下既欲废后,另立公卿大夫之女,尽可选立为后,何必册立武氏?且武氏曾经侍过先帝,若立为后,臣恐千秋之后,难逃直笔,将以陛下为何如主!陛下必欲立武氏为后,还陛下笏笏(hù)——古代君臣在朝廷上相见时手中所拿狭长的板子,上面可以记事。,乞放归田里。”高宗羞怒交集,无言可答。武氏在帘内大声道:“如此无礼,何不杀之!”长孙无忌道:“不可!遂良乃先帝托孤之老臣,岂可诛辱!”因命左右扶遂良出。高宗遂下诏废王皇后为庶人,贬入冷宫。有诗为证,诗曰:
贤哉元后著芳名,执掌昭阳无改更。
岂知武氏无情算,暗谋生女陷昭阳。
虽有忠臣多谏语,哪能转意听直良。
狐媚尚能偏惑主,至今提起实堪伤。
  高宗既废了王后,遂立武氏为皇后,诏告天下,贬褚遂良为崖州刺史,长孙无忌解司徒职,升张天左为左丞相,张天右为右丞相,许敬宗为大司徒。武氏自为皇后,权归掌握,因高宗病目,每坐朝,武氏坐于侧,垂帘御政,时人号为二圣临朝。于是武氏之侄武承嗣、武三思等,俱居显职,横行朝野,政事悉决于武氏,高宗唯拱手听之而已。武氏又差心腹内侍,常至冷宫,打听王后生产,欲行谋害。又发矫旨一道,前往崖州,着褚遂良自尽。可怜褚遂良一个忠直老臣,亦死于武氏之手。
  再说王后贬入冷宫,终日哭泣,欲寻一死。又想腹中有妊,不知是男是女,倘或生一太子,也好留传一点骨血,与母报仇,若寻一死,岂不伤了腹中儿命。自解自叹,在冷宫过了数月。这一日到了半夜,腹中忽觉疼痛,两个宫女抚背扶胸道:“娘娘想要生产。”及至五更,王后更加疼痛,不多一时,生下一个太子来了。宫女急忙烧汤沐浴,又取件旧衣包裹太子。王后抱在怀中看了看,止不住流泪,叫声:“苦命儿啊,为母的若不贬下冷宫,此时生下你来,文武进表称贺,何等风光!如今在此冷宫,生下你来,还有何人来看视,便比到百姓人家,也不能及他一二。”说罢,不住伤悲。
早有武氏贿嘱宫人报知武氏,武氏道:“王后生太子,休使万岁知道。我想斩草不除根,萌芽又发生,不如将他母子一起杀了,便断后患。”主意一定,就叫宫女悄悄去唤掌宫太监杜回进来。宫女去不多时,杜回来到,叩头便问:“唤奴婢进宫,有何吩咐?”武氏斥退左右,叫声:“杜回,我有一件大事,托你去作。若除得我心腹之患,我当赏你一个大大的美差。”杜回道:“娘娘只要吩咐,奴婢就去作。”武氏道:“王后今生下一个太子,恐万岁知道,复立王氏,并立其子为东宫。此我心腹大患,不可不除。我与你短刀一把,今晚到冷宫,将他母子杀害,回来我赏你两江巡按之职。”杜回闻言大惊,不敢不允,便道:“娘娘吩咐,怎敢有违。”武氏大喜,遂给与短刀。
  杜回接刀出宫,暗道:“武氏,你好心狠!既夺了正宫,又要杀他母子,我想怎生救得太子出宫才好。”想了一会儿,自道:“必须如此如此,方能求得太子。”等至黄昏,悄悄来到冷宫门首。宫女一见,问道:“杜公公,要见娘娘么?”杜回道:“正是。”宫女即与他传报。王后道:“可叫他进来。”杜回入宫,走至床前跪下,叫声:“娘娘,奴婢杜回叩头!”王后道:“夤夜夤(yín)夜——深夜。至此,有何话说?”杜回道:“娘娘,不好了!”看见两边宫女,又住了口。王后道:“这宫女是我心腹,有话但说不妨。”杜回道:“可恨武氏闻知娘娘生下太子,将奴婢唤进宫去,给奴婢短刀一把,叫我杀害娘娘并太子性命。”王后一闻此言,吓得魂不附体,便道:“贱妃!我与你何仇,既占我正宫之位,又要害我母子性命!”哭了一声:“儿啊!可怜你方出娘胎,就作无头之鬼!罢,罢,杜回,你既奉武氏之命,速速收我母子的首级去罢!”杜回闻言,吓得汗流如雨,哭道:“奴婢是娘娘旧日手下之人,岂忍加刃于娘娘小主?我杜回此来是要救太子出宫,日后长大,好与娘娘报仇。”王后道:“你果有忠心么?”杜回道:“若有别心,也不对娘娘明说了。”王后道:“你果如此,便是我母子的大恩人了!”忙下床便拜。唬得杜回不住地叩头,说:“娘娘,不要折杀了奴婢!”王后起来,向床坐下,又问道:“你今救太子出宫,要逃哪里去?”杜回道:“奴婢想来,别处却不能容身,唯有抱太子往江夏府中去。老王爷孝恭已死,有殿下李开芳袭职,又系宗室,更有忠心,奴婢抱太子前去,自然收藏。但娘娘方产病体,如何出得宫去?”王后道:“只要你救出太子,我死亦无所恨。但宫中四下俱是武氏之人,你如何救得太子出去?”杜回道:“娘娘,此时趁夜静,无人知觉,请娘娘来写下哀诏一道,拜托江夏王抚养太子,娘娘再与太子起了名,日后可以报仇。奴婢抱太子从后宰门出去便了,请娘娘以速为妙。”王后徒咬破指尖,写下血书一道,又想了一想,因天明生下此子,就取名李旦,将书封好,付与杜回。又将床中抱起太子,两眼泪如雨下,叫声:“我那苦命的儿,才出母胎,就要离别!你的命不该死,杜回抱你出宫,不可啼哭,日后成人,见此血书,如见母面。”叮咛了一番。只见太子面有笑容,并不啼哭。杜回再三催促,王后无奈,心如刀割,将太子付与杜回。杜回接了太子,别了娘娘,竟出冷宫而去。要知端末,再听下回分解。

  • 用户评论
  • 豆瓣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关闭

资料下载
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