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 收藏

登录 免费注册

图书资讯 | 活动预告 | 最新上架 | 重点推荐 | 精彩书评 | 套书展示 | 在线阅读

论语说义(中国传统:经典与解释)

作者:[清]宋翔凤 撰;杨希 校注

ISBN:9787508094427

出版时间:2018-05-01

开 本:32开,148*210  页数:240页

定价:¥52

已有0人评价,查看评论

分享到:0

图书详情

  本书是“中国传统:经典与解释”之“历代论语注疏丛编”系列的一种。
  宋翔凤(1777—1860)是清代常州今文学派代表人物。其著作颇丰,有《论语郑氏注》、《四书纂言》、《四书史释地辨证》、《五经要义》等。另有读书笔记《过庭录》十六卷。
  宋翔凤所著《论语说义》十卷,每卷依次解说《论语》的两篇,卷首标明所说《论语》两篇的篇目,对篇中他认为有价值的内容进行疏解阐释。其核心是以公羊学思想来释读《论语》,以“素王说”为中心,阐发孔子存于《论语》中的微言大义。
  《论语说义》现存两个版本:(一)清道光咸丰年间(1821—1861)《浮溪精舍丛书》刻本,现藏国家图书馆。(二)清光绪十四年(1888)南菁书院刻王先谦所辑《皇清经解续编》本。两个版本文字差异甚微,相较而言,《皇清经解续编》本校刻更精。
  本书稿是以《皇清经解续编》本为底本,以《浮溪精舍丛书》本为校本整理校释而成。

章节目录

校注说明

一   学而 为政
二   八佾 里仁
三   公冶长 雍也
四   述而 泰伯
五   子罕 乡党
六   先进 颜渊
七   子路 宪问
八   卫灵公 季氏
九   阳货 微子
十   子张 尧曰

作者简介

        宋翔凤(1777—1860),清代常州今文学派代表人物。其著作颇丰,有《论语郑氏注》、《四书纂言》、《四书史释地辨证》、《五经要义》等。另有读书笔记《过庭录》十六卷。

校注者简介    

        杨希,男,1982年9月出生,湖南桃源人。中山大学哲学硕士。现任职于中山大学图书馆。

编辑推荐

        宋翔凤是清代常州今文学派代表人物。宋翔凤为学,把阐扬微言大义的经典根据从《春秋公羊传》扩展到《论语》等多部经典,把义理阐发的重点从政治方面转移到伦理道德方面。他诠释《论语》是探求孔子的微言大义。称这微言大义的根本则在:“欲求性与天道,必求之利与命与仁。”在书中他对利、命、仁都作了颇具新意的解释,实际上是以孔子的言论为依据,对儒家政治思想体系进行新的构建,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

书摘插图

校注说明

 

宋翔凤(1777—1860),字虞廷,一字于庭,旧号廋客,江苏长洲(今江苏吴县)人,历官泰州学正、湖南新甯县知县等,是清代常州今文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宋翔凤父宋简,母庄氏,其母为常州学派创始人庄存与的姪女,宋翔凤与刘逢禄都是常州学派核心人物庄述祖的外甥。宋翔凤父宋简治学长于考据,有朴学之风,宋翔凤八岁“入小学,受教其父”, 宋简作为宋翔凤的经学启蒙教师,对其治学风格的形成影响很大。宋翔凤十岁时,宋简前往外地为官,于是母亲庄氏亲自教授宋翔凤《孟子》、《毛诗》和《礼记》。嘉庆四年,宋翔凤开始从学于舅父庄述祖。庄述祖以今文经家法治经,力究孔子微言大义,《清史稿》记曰:

 

述祖有“刘甥可师、宋甥可友”之语,刘谓逢禄,宋谓翔凤也。翔凤通训诂名物,志在西汉家法,微言大义,得庄氏之真传。……咸丰九年,重赋鹿鸣。逾年,卒,年八十二。(《清史稿》卷四百八十二)

 

宋翔凤着作颇丰,着有《论语郑氏注》十卷、《四书纂言》四十卷、《小尔雅训纂》六卷、《孟子刘熙注》一卷、《帝王世纪集校》、《四书释地辨证》二卷、《大学古义说》二卷、《论语说义》十卷、《孟子赵注补正》六卷、《五经要义》一卷、《五经通义》一卷。另有读书笔记《过庭录》十六卷,收录其考证经义的着作《老子说义》、《管子识误》、《尚书谱》、《周易考异》等。从史传记载来看,宋翔凤的论语学着作有三种:《论语纂言》、《论语说义》和《论语发微》。其中《论语纂言》与后两者是不同着作,这是确定无疑的。

但是,《论语说义》与《论语发微》这两部着作之间的关系,历来存在不同看法。台湾的钟彩钧教授认为《论语说义》后来改名为《论语发微》,两者是同一本书。校者赞成这个看法,最直接的证据在于,稍晚于宋翔凤的清代学者称引《论语发微》的内容来看,绝大多数内容都与《论语说义》完全相同,这其中,刘宝楠的《论语正义》最具代表性。今将《论语正义》中称引《论语发微》者辑录统计,共得引文25处。此25处引文篇幅都较长,引用详尽,并非个别字句的单独引用。将称引文字与《论语说义》中的内容进行对比,发现《论语正义》25处引文中除了《泰伯篇》“禹,吾无间然矣”章所引用的一段约为450字的文字 不见于《论语说义》外,其他24处称引文字皆出自《论语说义》,内容完全相同。

比如,《论语正义》于《学而篇》“吾日三省吾身”章有段文字,刘宝楠称来自“宋氏翔凤《论语发微》”:

 

孔子为曾子传孝道而有《孝经》。《孝经说》曰:“《春秋》属商,《孝经》属参。”则曾子以《孝经》专门名其家,故《鲁论》读“传”为“专”。所业既专,而习之又久,师资之法无绝,先王之道不湮,曾氏之言,即孔子传习之旨也。

 

然此段文字在《论语说义》卷一同样是解释“吾日三省吾身”章的地方出现,《论语说义》的内容是:

 

是孔子为曾子传孝道而有《孝经》。《孝经说》曰:“《春秋》属商,《孝经》属参。”则曾子以《孝经》专门名其家,故《鲁论》读“传”为“专”。所业既专,而习之又久,师资之法无绝,先王之道不湮,孝弟忠信不失于人之性情心术。曾氏之言,即孔子“时习”之旨也。

 

对比这两段内容,发现《论语正义》中少了“孝弟忠信不失于人之性情心术”这句话,并且将“时习”改作了“传习”。我们如果仔细考察《论语说义》中这段话的前后文,会发现宋翔凤在前文就已经指出了孝弟的基础性作用,所以引文中有“孝弟忠信不失于人之性情心术”这句话更符合行文的逻辑性。而“时习”与“传习”,分别出自“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和“传不习乎”这两句《论语》原文,称“孔子‘时习’之旨也”与“孔子传习之旨”于文理都说得通。考《论语正义》引文出现的细微差别,当是古人引用没有严格的学术规范,从而经常出现漏字、错字等情况所致。《论语正义》于此处所引《论语发微》内容,实出自《论语说义》。

《论语正义》又于《为政篇》“攻乎异端”章引《论语发微》,刘宝楠称来自《论语发微》的内容在《论语说义》中的相同章节可以找到完全相同的文字,只是《论语说义》在“断断,犹专一也”前面多了“一介,犹一概”五个字。这也说明了《论语正义》于此处所引《论语发微》内容,应当出自《论语说义》。

《论语正义》在《公冶长篇》“夫子之文章”章引“宋氏翔凤《发微》云”的内容,与《论语说义》卷三在解释“夫子之文章”这一章时的按语相比,内容完全一致,只是将前后两句话的顺序颠倒。

剩下的其他21处引文情况与所举3处引文情况相同,除了引用不规范所引起的细微差别,《论语正义》所称引《论语发微》的内容,都来自于《论语说义》。我们再回过头来分析那处未见于《论语说义》的引文,考虑到在总共25处引文中有24处的内容与《论语说义》完全相同,以这唯一1处来说明《论语发微》是不同于《论语说义》的着作似乎难以成立。从这处不同引文的内容来看,主要是就“黻”的具体形制进行考证,或许来自宋翔凤的其他着作。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刘宝楠的《论语正义》广引宋翔凤的着作,计有《朴学斋文录》、《过庭录》、《论语郑氏注》和《四书释地辨证》等,而作为宋翔凤代表作的《论语说义》在刘宝楠的这本关于《论语》的着作中却没有出现,这让人很难理解。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增加了《论语发微》与《论语说义》是同一本书的可能性。

除了刘宝楠的《论语正义》,其他清代学者的着作也有引用《论语发微》的情况存在。陈立的《公羊义疏》有2处文字引用《论语发微》,潘维城的《论语古注集笺》更是较多地收录了《论语发微》的内容。今考二人引用《论语发微》的内容,无一例外地与《论语说义》的文字相同,这同样说明二者极有可能是同一部着作。

 

宋翔凤所着《论语说义》十卷,每卷依次解说《论语》的两篇,卷首标明所说《论语》两篇的篇目,对篇中他认为有价值的内容进行疏解阐释。其核心是以公羊学思想来释读《论语》,以“素王说”为中心,阐发孔子存于《论语》中的微言大义。

《论语说义》现存两个版本:(一)清道光咸丰年间(1821—1861)《浮溪精舍丛书》刻本,现藏国家图书馆。(二)清光绪十四年(1888)南菁书院刻王先谦所辑《皇清经解续编》本。两个版本文字差异甚微,相较而言,《皇清经解续编》本校刻更精。此次整理校释,校者即以《皇清经解续编》本为底本,以《浮溪精舍丛书》本为校本,并出校记。宋翔凤原本双行夹注以方括方括号[]标出,以区别于校释者的注释。宋翔凤引用其他经书古籍,偶有错漏之处,则核对原文修改,亦出校记。《论语说义》的体例并不是严格的注疏体,更像注疏与学术笔记的综合,故而校释者也采取折中之法:如果该段《论语》经文在段首,则以楷体标出,如果宋翔凤是在行文中引出经文,则不加楷体,以示行文流畅。

版权页:

 

  • 用户评论
  • 豆瓣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关闭

资料下载
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