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 收藏

登录 免费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杂志中心 > 绿色空间 > 正文
老虎哈雷
【发布时间:2016-06-30 15:41:51】 【作者:沈石溪】 【来自:华夏出版社】 【浏览:
0

  哈雷是一只两岁的雄虎,聪明伶俐,到阳光大马戏团只有半年多时间就学会了高台跳跃、走跷跷板、龙虎斗等好几个节目,很受观众欢迎。高导演想让哈雷学一个新节目——钻火圈。
  所谓钻火圈,就是做一个直径为一米半的大铁圈,竖在离地面约一米高的铁架子上,空心铁杆里灌满易燃的油脂,驯兽员用火把点燃铁圈。霎时间烈焰腾空,驯兽员一声令下,威风凛凛的老虎从燃烧的铁圈里蹿跃而过。这节目看上去很惊险,熊熊燃烧的火焰似乎要把老虎吞噬了,其实蹿越火圈只是一个短暂的瞬间,绝不会灼伤虎皮或烧焦虎毛。但所有的野兽天生都怕火,要让老虎克服对火的畏惧,勇敢地从烈焰中钻过去,并非易事。
  训练动物演员,一般都采取食物引诱法。在饥饿的催逼下,动物会变得十分听话。于是,演员们把哈雷关进铁笼子,整整一天不给它喂食。翌日清晨,他们将虎笼搬到专门训练动物用的一条狭窄甬道里,甬道的中间支着燃烧的铁圈;甬道的另一头,驯兽员用铁叉叉着一大块血淋淋的牛排。哈雷要想吃到牛排,没有其他途径,只有从燃烧的铁圈中蹿过去。
  在这之前,哈雷钻过空铁圈,它纵身一跃,就从铁圈中央蹿了过去,姿势优美,身手矫健,一点也不费力。此时,哈雷已饥肠辘辘,一闻到牛排的血腥味,兴奋得两眼放光。它扑到铁圈前,可是,一看到跳动的火焰,一感受到火的热量,立刻就停了下来,掉头后退。驯兽员晃动铁叉上的牛排大声吆喝,哈雷惊恐地颠跳着,委屈地咆哮着,就是不肯接近炙热的火圈。
  从上午僵持到下午,牛排都变质了,驯兽员也累得筋疲力尽,哈雷仍不敢蹿越燃烧的火圈。
  训练动物演员,还有一个高招,就是适当地进行体罚。你不听话,鞭子伺候,或者用高压水枪射击,或者关你两天禁闭,看你还敢翘尾巴!但不能对老虎滥施暴力,老虎生性孤傲,很会记仇,稍有不慎,会闹出大乱子来的,对它只能采取怀柔政策。
  到了傍晚,哈雷已饿得四肢发软,嘴角溢出大口唾沫,再不喂食,怕会饿出病来的。高导演只好下令停止训练。驯兽员老章不大甘心,提议说:“要不到圆通山动物园请宋大妈来帮帮忙,或许会起点作用。”
  宋大妈是动物园的饲养员。哈雷的妈妈是一只患有心脏病的母虎,产下哈雷后就死了,是宋大妈一手把哈雷养大的。
  老章到动物园找宋大妈,却扑了个空。三个月前,宋大妈为了给毒瘾发作的儿子筹钱买海洛因,偷了动物园一对小孔雀去卖,被开除了公职。老章找了好几天,最后在垃圾场找到了正在捡破烂的宋大妈,把她带进马戏团。
  哈雷见到宋大妈亲热得不得了,脖子在宋大妈腿上来回摩挲,还伸出舌头去舔宋大妈的鞋子; 宋大妈一叫它的名字,它就呼噜呼噜从喉咙深处发出一串欢快的叫声;宋大妈抚摸它的脑袋,它高兴得在地上打滚,乖得就像一只大猫。
  久别重逢,“母子”相会,情景很是感人。
  遗憾的是,将哈雷移到训练甬道里,隔着燃烧的火圈,宋大妈大声呼唤,哈雷还是望着明亮的火焰畏缩不前。
  “跳呀,宝贝!”隔着火圈,宋大妈张开双臂。
  “啾呜,啾呜。”哈雷在火圈的另一边踟蹰徘徊,伤心地呜咽着。
  试了好几次,都未能让哈雷蹿越火圈。所有的人都泄气了,高导演掏出十元钱给宋大妈,说:“这话儿您也干不了。”宋大妈遗憾地望了哈雷一眼,刚走了几步,又转回来,怯怯地对高导演说:“我……我想起一件事,兴许能让哈雷钻那个火圈。”
  “说吧,简单点。”高导演皱着眉头说。
  “哈雷半岁时,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交上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开始吸毒。他爹死得早,靠我一个人把他拉扯大,哪有钱供他吸毒呀!他就趁我上班时,把家里的东西偷出去卖,家里只剩下两床旧棉絮、几只破碗……我心里苦,又不敢对外人说,就搂着哈雷哭,它就用舌头舔我的泪水,还会跟着我‘噗噗’地叹息。大概有半年的光景,每次我一哭,哈雷准会贴在我身上来安慰我。
  “哈雷一岁多的一天傍晚,动物园关门了,我也打扫完笼舍准备回家。就在这时,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毒瘾发作,跑到动物园来找我要钱。我说没钱,他就动手来抢。唉,吸毒的人,一旦毒瘾犯了,没有廉耻,没有天良,连亲娘都要抢啊。我捂住口袋不让他搜,他就动手打我,揪住我的头发拼命地往铁笼子上撞,我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我一哭,哈雷在笼子里吼了起来,它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张着大嘴巴,朝我儿子咆哮。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愣了愣,揪住我头发的手也松开了。他瞄了一眼铁丝网,朝笼子里的哈雷‘呸’地啐了一口,又扭住我的胳膊来掏我的口袋。哈雷大吼一声扑了过来,重重地撞在铁丝网上;跌翻后,爬起来又不顾一切地扑蹿上来,爪子撕抓,虎牙啃咬,铁笼子被摇得“哐啷哐啷”响,好像马上就要散架了。我儿子到底害怕了,放开我转身逃跑了。我开了锁跑进铁笼子一看,哈雷满脸都是血,左脸给铁丝钩破,嘴唇也裂开一道口子,左前爪第二个指甲也断了半截。我赶紧替它擦洗伤口,抱着它痛哭了一场。你们不信可以看看哈雷身上的伤疤。”
  驯兽员老章去检查哈雷的脸,嘴唇上果然有一道隐约可见的裂纹,翻开虎脸上的毛丛,确有一条粉红色的疤痕,再抬起它的左前爪,第二个指甲也比其他指甲短了一点。
  “你的意思是说,要是你哭泣,哈雷会钻火圈?”高导演很不信任地问道。
  “我想试试。”宋大妈说得也不肯定。
  “那就试试吧。”高导演说。
  重新来到狭窄的甬道里,重新点燃火圈,重新将宋大妈和哈雷相隔在甬道的两端。
  宋大妈身世凄苦,根本不需要酝酿感情,眨巴眨巴眼睛,泪的闸门就打开了,她伤心地“嘤嘤”哭泣着。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哈雷本来是懒洋洋侧身躺卧在甬道尽头的,宋大妈的哭声一起,它倏地翻爬起来,虎耳陡地竖得笔直,耳廓颤抖扭动,双眼圆睁,闪动着幽蓝的光,脸上的虎毛可怕地蓬松开来,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四枚尖利的虎牙,急步奔到铁圈前。铁圈燃着橘红色的火苗,火花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它后退了两步,在火圈前不断地来回奔跑,似乎是要寻找不用钻火圈就可以跑到宋大妈身边的其他路径。它当然是找不到的。
  宋大妈大概是想到了最悲惨的往事,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我的儿啊——哈雷——我的儿啊——”
  就像战士听到冲锋号,哈雷虎尾猛地一抡,朝火圈龇牙咧嘴怒吼一声,纵身一跃,姿势矫健优美,刹那间蹿越火圈,来到宋大妈跟前,用舌头帮她揩拭眼泪。
  高导演搔搔脑壳说:“真是怪事,再试一遍。哦,把火弄大一点。”
  按高导演的吩咐,几名工人重新给铁圈灌了油脂,大片的火焰遮住了整个铁圈,就像蒙着一道火帘。宋大妈一哭,哈雷就毫不犹豫地钻透火帘扑到宋大妈身边。又试了一次,火孔扭到最大一挡,火焰熊熊燃烧,呼呼有声,就像一道厚厚的火墙。宋大妈哭声再起时,哈雷短暂地犹豫了一下,又勇敢地撞开火墙落到宋大妈身边。
  钻火圈的节目大功告成,可以搬到舞台上去演了。
  高导演对宋大妈说:“你就算我们雇的临时演员,我在舞台上给你搭一个屏风,演这个节目的时候,你躲在屏风后面哭一哭。哦,我一个月付你300 元,怎么祥?”
  “1000。”宋大妈瞄了一眼卧在她身边的哈雷,咬咬牙说。
  高导演的脸垮了下来,圆脸变成了长脸:“好了,你先回去,我们研究一下再通知你。”
  宋大妈刚走,高导演就找来几位女演员,重新点燃火圈,高导演一声令下,女演员哭泣起来,哈雷只是竖起耳朵朝火圈这边看了看,又懒洋洋地躺卧在地。“哭响一点,再响一点!”高导演说。女演员们放声嚎啕,遗憾的是,哈雷就像聋了一样,慢条斯理地用舌头梳洗自己的爪子,还躺在地上伸了个懒腰,竟然闭上眼睛打起瞌睡来。高导演摇头叹息,不得不下令停止试验。
  只有宋大妈的眼泪才能让哈雷克制住对火的过敏和恐惧,从熊熊燃烧的火圈中蹿越过来。没办法,只好依照宋大妈提的条件雇她来当临时演员。
  一位动物行为学家这样解释这件颇为蹊跷的事:“解剖学证明,老虎半岁龄到一岁龄,是智力发育的高峰期,也是培养其行为模式、形成行为特征最重要的年龄段。一旦养成,终其一生都不会逆转。宋大妈恰巧是在这个关键期天天搂着哈雷哭泣,她的哭声已深深镌刻在哈雷的脑子里。在经常性的强刺激作用下,哈雷的大脑皮层变成一个类似于病灶的敏感点,一旦触动这个敏感点,就会使其行为产生连锁反应,也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到宋大妈身边,做出表示安慰的举动,甚至抑制住了对火的恐惧。”
  宋大妈对这件事却有她自己的解释:“哈雷是只通人性的老虎,看我这个孤老婆子可怜,在报答我对它的养育之恩哩。”
  ( 墨青花摘自《老虎哈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