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 收藏

登录 免费注册

图书资讯 | 活动预告 | 最新上架 | 重点推荐 | 精彩书评 | 套书展示 | 在线阅读

文天祥——华夏精骨最尊贵的天神

作者:孙自筠 孙迅 著

ISBN:9787508094199

出版时间:2018-02-01

开 本:16开 170*240  页数:264页

定价:¥39

已有0人评价,查看评论

分享到:0

同类图书购买排行

图书详情

蒙元铁骑,朔风般直啸南天,
华夏民族被逼到岭南海角崖山之下。
主战主和的吵闹声里,朝堂一再南迁。
树倒猢狲散、祸来各自飞的俗话,
被一个英灵打破了!
文天祥,一个被冷落的状元,
不计前嫌临危受命,拼却性命挽天河,
深知不可为而亦为,天塌地陷一人担。
身陷囹圄血胆冲天,长歌传青史,
魄惊鬼神正气蔽日,忠愤满乾坤。
负主蹈海陆秀夫,昂头北归文天祥,
中华赤子的煌煌代表,
踏着一路血泊,巍然屹立!

章节目录

一、黄梅时节蒙蒙雨
二、青草池塘处处蛙
三、智者千虑
四、窈窕淑女
五、临安,临安
六、冒犯天威
七、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八、风流观音
九、斩断“上帝之鞭”
十、伏阙上书
十一、相逢曾相识
十二、美,杂剧
十三、街谈巷议
十四、冬雪临刑前说:“我要一面镜子”
十五、贾似道出征
十六、汪立信查岗
十七、《九张机》曲难散
十八、时代不幸忠臣幸
十九、木棉庵里故事多
二十、常州!常州!
二十一、谢太后着魔
二十二、抗论皋亭山
二十三、生当为人杰
二十四、万里飘零壮心悲
二十五、煎熬生命
二十六、俯仰不愧天地
二十七、人间天籁
后记

作者简介

孙自筠,原籍安徽寿县,1959年兰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在四川内江师范学院任教20余年。教授。讲授中国现、当代文学、写作、中国通俗文学等课。发表有学术论文数十篇。曾任中文系书记、主任,校图书馆馆长等职。上世纪80年代以后出版有《状元趣谈》、《戏说文坛十二怪杰》、《叱咤影坛十二星》、《20世纪内江文学通论》;主编散文集《留住一片云》、《红枫叶》、《十七岁的琴弦》、《凤的絮语》等10余本;主持编写“中国传统文化丛书”20种。1997年以来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太平公主》、《血溅秦宫》、《唐宫毒果》、《万寿公主》、《陈子昂》等,其中《太平公主》被改编为37集电视连续剧《大明宫词》,由中央电视台等数十家电视台播出;《万寿公主》已被影视公司买断改编权,并应邀为编剧,拟以《唐宫谣》剧名改编为30集电视连续剧。同时,还与他人合作创作以黄巢起义为题材的长篇历史小说《残阳如血》,并策划改编为电视连续剧。
孙迅  女,1979年出生在四川简阳,毕业于四川大学,硕士,文学爱好者,自由职业者。已出版《中学生优秀作文点评》、《明清笔记小说》(选编)、《围炉夜话》(选译)等作品。

编辑推荐

《捣练子》:刀溅血,马凌空,千里狂飙卷岭东。映日丹心崖山下,零丁洋里碧血红。

书摘插图

  • 黄梅时节蒙蒙雨

        文天祥选择南宋这个朝代投胎人间,真不值!南宋,是我国历史上最懦弱最屈辱最没有骨气的朝代。外辱不断,内部糜烂,好像天从来没有晴过。从靖康之变高宗即位的1127年,至昺帝崖山溺海的1279年,南宋王朝窝窝囊囊苟活了一百五十二年,而文天祥,就降生在这一百五十二年尾部的1236年。他就义于1283年。一生活了四十七岁。也就是说,文天祥除了生命的最后四年是在元朝的监狱中度过的外,其余四十三年时间生活在南宋。一个像他那样明理知耻、不甘平庸、铁骨铮铮的汉子,终其一生都活在那个看不到前途的灰暗时代,其郁闷和苦痛可想而知。不过历史却另有安排,给他一个别样的机遇,让他的生命之花异样妖娆,成为一道超越历史的绚丽夺目的彩虹、一张中华民族的精神名片、一柱刻度鲜亮的人格标杆,让任何丑恶和卑微在“文天祥”三个字面前,都无地自容、无处逃遁,而使真正的血性男儿精神振奋热血沸腾。文天祥,这颗在南宋面临亡国惨祸时刻升起的耀眼明星,最初来自一个梦,一个人称曾氏的平常女子的梦。曾氏的丈夫姓文名仪,守着父辈留下的产业过着衣食无忧的平淡日子。他爱读书,却不是为了追求仕途,只是他的一种消遣和爱好。因曾氏也出身于书香门第,二人志趣相投,不惜钱财充实他们的书房。天象、地理、历史、金石,乃至佛道占卜、三教九流之类的野史闲书,塞满了书架。夫妻二人整日在书的海洋中徜徉,比起一般夫妻,他们之间的恩爱内容自然要丰富有趣得多。不觉间,曾氏有了身孕,夫妻间的快乐又增加了新的内容。曾氏忙着准备孩子的衣帽鞋袜背裙尿布,文仪则忙着翻阅古籍典章,仔细推敲,给孩子取个好名字。“珏。”文仪亲热地叫了声曾氏的名字,“看你的肚子尖尖的,一定是个男孩。我翻书占卜,想好了孩子的大名、小名,还有字、号,你听着,看怎么定。”说毕,报了“履善”“文山”等一串名字。曾氏一心忙着手上的活,说:“你是孩子的爸,你说了算。”可是,当临产的头晚曾氏做了个梦,她说的话就变了。她梦见了朵朵祥云冉冉而降,昏暗的卧室顿时红光普照,满室生辉。醒来她便把梦讲给丈夫听。刚讲了一半,丈夫急忙伸手堵住老婆的嘴,左右看看,屋里没有丫鬟侍女,门外没有家丁夫役,这才小声说:“你知道吗,古书记载,后汉明帝永平三年,夜梦金人,身长丈二,项背红光,照满殿廷。第二天,其妃生下一子,即以后的章帝刘炟……”曾氏使劲推开丈夫捂着自己嘴的手说:“看你,千年以前的一个皇帝的梦就把你吓成这样!”“那就说个近的。”文仪抱拳向屋顶拱拱手说,“当今皇上赵昀出生前夕,其父荣王梦见一紫衣金帽人从天而降,顿时室中五彩缤纷,赤光满天,如日正中……你说你那个梦要是传了出去,让人附会番告了密,那可是灭族大罪!”“唉!你呀,什么都好,就是太胆小,落片树叶也怕砸了脑袋。做个梦,你也想那么多。是人都会做梦,皇家人做梦是心里想着当皇上,咱们百姓人家做梦不过是巴望日子过得好一些。可你,却没边没际地臆想,自寻烦恼!”老婆见他不再开腔,便接着说:“我这一两天就要分娩,这个天降祥云的梦说不定就会应验在孩子身上。要是生个女儿,也就罢了;要是生个男孩,便叫他天祥,以感恩上苍给我家带来好运。”文仪听了觉着有理。这些年家道不顺,田庄领地如我大宋疆土,大片大片易主,较之当初父辈交下来时,已缩了一半。手头也越来越紧,好似朝廷的金库,一年年入不敷出。老婆的梦正对自己的心思。于是,文仪便说:“好的,就依夫人你的。要是生个儿子,就叫天祥。”第二天,也就是1236年6月6日,即南宋国耻“靖康之变”百年忌日的宋理宗端平三年(1236)五月初三,曾氏临盆,生下个男孩,取名天祥,字履善,号文山。文仪夫妇见儿子修眉长目,圆盘大脸,怎么看都是福相,都认为将来这个孩子一定会给文家带来好运。第二年,果然好运降临,曾氏又生一子,恪信多福多寿多男子的文仪,抱着一双玉琢般的儿子,喜不自胜,他给新出生的儿子取名璧生。因为家道殷实,父母疼爱,天祥、璧生兄弟俩的童年时代是在快乐与平静中度过的。可是,这时的南宋朝廷一点也不平静,正经受着一次又一次亡国危机的折磨。就在文天祥出生的这年,蒙古军分三路向南宋进攻,北路攻四川,中路攻襄樊,南路攻江淮直指南宋都城临安(杭州)。朝廷上下一片惊恐。“靖康之变”中,徽钦二宗及整个朝廷和后宫被世敌金国从开封掳去作人质。幸运的是,当时徽宗第九子赵构不在京城,躲过一劫,后被臣僚拥立为帝,是为宋高宗。史称高宗懦弱昏庸,面对金国的进逼一味退让,从北方逃到南方,最后定都临安,偏安一隅苟且度日。说宋高宗赵构懦弱,是指他胆小不作为;说他昏庸,是指他轻信奸佞,致使朝廷长期对金国称臣称侄,割地赔款,受尽欺凌和侮辱。这不仅让当时的臣民百姓活得抬不起头,就是后世国人一提起南宋,也都觉着它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矮半截,无不骂那个南宋首帝高宗赵构昏聩无能,丢尽了祖宗的脸。其实,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都知道宋徽宗赵佶是个风流皇帝,他的红粉队伍无比庞大,除了后宫,还有青楼、教坊和烟花巷,他与京城名妓李师师的那腿戏,成了《水浒传》里最有看点的一页。他遍撒龙种,载入史册的皇子就有三十一人之多。赵构只是他的第九子,按正常情况,赵构能接班当皇帝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是,“靖康之变”让他的父亲——宋徽宗,兄长新皇帝钦宗成了敌国的俘虏。天赐良机,赵构顺理成章地被推上了皇位。赵构曾被钦宗任命为兵马大元帅,如今当了皇上,第一件事当然应该是组织兵马救出被金国掳去的父兄徽、钦二帝,然而他犹豫了。赵构想:救出了他们,我不就靠边站了?钦宗是正统,才到手的皇位得还给他;要不去救,自己岂不背上不忠不孝的骂名,臣民会拥戴我?转而再想,要是去救,金人就学绑匪把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你来,我就杀了他们!”虽是出自敌人之手,我也是个间接同谋,那可是弑父杀兄的逆天大罪。他又想到,当年项羽站在咸阳城头上对攻城的刘邦说:“你再进攻,我就杀了你爸煮了下酒!”刘邦说:“那好呀,煮好了请赐我一杯羹!”千年过去了,还遭唾骂。我不能学。可是那千年机遇才得来的皇位也不能丢……高宗皇上正在进退两难、举棋不定时,秦桧走进了他的宫墙。秦桧本是宋廷官员,随徽、钦二宗被掳去金国。他见了高宗皇上匍匐于地三呼万岁,哀哀切切哭诉他在敌营受尽折磨,三个月前杀死金兵看守,与妻王氏及随从历经千辛万苦逃回故国。高宗对他的义举大加赞扬。秦桧又将敌营所见一一奏报:北狩的二帝健在,圣上生母、贤妻也健在,只是终日思念皇上,以泪洗面。听得高宗捶胸顿足,掩面痛哭。秦桧又从怀中取出一个小本呈给高宗说,上面所写,都是金国军事机要,兵力部署,要塞设置等,对皇上以后用兵大有好处。高宗接过看了说,爱卿功莫大焉,应当重赏。最后秦桧跪步走向高宗说:“启奏陛下,小臣在敌营打听到一个最核心的机密,金主完颜晟针对我大宋制定了‘以和议佐攻战’的方略。特报告陛下考虑对策。”高宗略作停顿后问:“爱卿你看该如何应对呢?”秦桧说:“小臣认为,目下敌势甚猛,陛下可以采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手段,虚与委蛇,灵活运用,先周旋一段时间,待半壁河山巩固后,再图北进,以雪国耻……”说话间,还辅之以手势和表情。高宗点点头说:“有道理,有道理。”之后,高宗又召秦桧进宫作了几次个别谈话,对他的忠肝义胆大加表扬,对他的献言献策大加褒奖,下诏提拔他为礼部尚书。任命如一瓢凉水泼进滚沸的油锅里,满朝大臣听闻后炸了锅。“皇上怎么了?那秦桧自说自话,什么杀了金兵看守逃回来的。也不调查一下,可信吗?”“秦桧夫妻穿戴整齐、细皮嫩肉白白胖胖的,像是在敌营受过苦的吗?”“逃跑回来的,怎么还带了随从和财物?形迹太可疑。”有的人说得更明白:“明明是投靠了敌人,当了汉奸,回来当坐探的。皇上,您可要认真审查他们啊……”高宗耐心开导臣下说:“秦桧本进士出身,先帝还任命他为礼部员外郎,表现一贯不错。这次随先帝北狩,吃尽了苦头。他冒生命危险逃跑回来,我们没有必要无端怀疑。否则,不仅寒了他的拳拳报国之心,也会让在北边打猎的皇父皇兄不安。”一听把老皇上抬了出来,臣下便都哑口无言了。对秦桧,其实高宗早就看透了他。早在第一次接见时听他说了金主完颜晟对宋的那“以和议佐攻战”的六字方略后,高宗就肯定这家伙是来卧底的了。因为高宗派出的密探早就把金国对我大宋的方略打听清楚了,那方略本是十二个字:“以和议佐攻战,以僭逆诱叛党”。可是秦桧却把这后面六个字隐匿不说,可见他的心虚。正说明他是那个“僭逆”的“叛党”。至于他们面皮白净衣着整齐,多有财资并带有随从跟班,确实不像是逃跑的囚犯,但这绝不是秦桧的大意,他是故意而为,用意在于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我是金国派来的负有特殊使命的“特使”,是有人撑腰的,却不能明说。高宗的头脑清醒心底明亮,得益于他读过的《资治通鉴》。那部书是他的老祖宗北宋英宗和神宗皇上命大臣司马光组织人力撰写的,是他儿时在宫中的必读书,里面都是历代帝王治乱兴亡的故事,目的是教小王子们将来如何治国,里面多的是谋略和诡计。当时读着只感到有趣,没想到如今还真用上了。高宗认真听秦桧的讲述,从那语气、神色和暗示里,高宗已号准了秦桧的脉搏,摸透了他的心思。高宗很愤怒,没想到我大宋的俸禄竟养出这种无耻的奸佞。他真想下令将这个叛徒推出午门砍了,但他没有。他觉察出秦桧也摸透了自己的心思,号准了自己的脉搏,说的话句句正中自己下怀。他正愁没人来解开他此时的心结哩。好,不杀你。我们心照不宣地合作一次。合作成功了不说,要是出什么差错,也有人顶着。这一合作就是二十多年。这实际上是一个宋高宗通过秦桧与金国之间的三边合作,他们之间偶尔也订立公开协议,但更多的是默契和暗通款曲,守着自己的利益诉求:高宗的底线是保住江山和帝位,至于名分,称臣称侄无所谓,割地赔款不在乎;金主虽占军事上的优势,但兵不血刃便有金银财帛、牛羊马匹源源不断送上门来,何乐而不为?当然,宋金两家也都有终极打算,那就是伺机消灭对手。至于秦桧,既要保命,又要保权,还要保节。他是个读忠孝节义圣人书的进士级知识分子,深知名节的重要,不仅要为生前着想,还要为死后做出安排。“一字之褒荣于华衮,一字之贬严于斧钺”的春秋大义,他是明白的,怕的是千秋万代后的历史挞伐。他的终极目标是光宗耀祖,让自己的画像上凌烟阁。那句最难听的“又要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名言,是对他和他同类的奸贼们的最精准勾勒。于是,在三方的暧昧契中,随情势和需要,不战不和又战又和的相峙局面就此形成。南宋文武朝臣们也都看出了门道,牢记“乱世宜圆,治世宜方”的古训,个个练得察言观色、圆滑无比。上面叫打就打,上面叫和就和,上上下下相安无事。韩世忠在叫打的时候狠狠教训了金兵,立下旷世奇功,但当他向求和的金兀术提出“还我两宫”的条件时,犯了忌讳,最后被剥夺了兵权。幸好他识时务,立即退居乡野,当他的“清凉居士”,得以善终。而岳飞在叫打的时候打过了头,高唱“靖康耻,犹未雪”,还要“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讳犯大了,不杀不足以息敌怒,不杀不足以平朕愤,对秦桧来说不杀不足以向金兀术交差。至于罪名嘛,先模糊点,暂定“莫须有”。看似不明白,但明眼人一看都明白。秦桧过完辉煌却又胆战心惊的二十五年漫长日子后死去,但在盛产奸臣的南宋,接班人大有人在,他之后的汤思退,其通敌卖国手段之恶劣和贼胆之大,与秦桧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秦桧的鬼影不散,一直伴随着南宋王朝的始终。宋高宗赵构不愧是个会耍手段的聪明皇帝,他有惊无险地坐了三十五年之久的皇位,这不仅在宋代,就从中国历朝看,其在位的时间也算够长的了。可见他那一套还是很有效果的。高宗退位后,传位于孝宗赵昚,自己当起了太上皇,朝廷大事还得听他的。比如赵昚要御驾亲征北伐,因赵构的反对而作罢。可是赵昚接手皇位后不久就给岳飞平了反,恢复了他的名誉和官职,并清查驱逐朝中秦桧党羽,高宗却没有吭气。当然,孝宗赵昚在为岳飞平反昭雪的诏书上,把岳飞冤案的罪责一股脑推在秦桧头上,说他欺君妄上,岳飞冤案与太上皇没有半点干系。试想,如不把他洗刷得干干净净,太上皇高宗能点头认可吗?高宗是南宋的开国皇帝,面对北方强敌,采取那套手段确有不得已的因素,何况包括父母兄弟姐妹整个皇宫都在敌人手上,他们的生死命运与自己的政治招式紧密相连。妥协、退让、屈辱、臣服,加上割地赔款,是改善亲人境遇挽救亲人生命的唯一价码。幸得高宗巧于运用,初建的南宋朝廷得以延续。之后,被俘的徽、钦二帝先后亡故,高宗生母韦太后也已回国,人质危机解除。但因敌人余威尚在,自己余悸尚存,高宗不敢轻言北伐。此后金国内部权力纷争和背后新兴势力蒙古人的侵扰,使其实力渐衰,南宋利用和平环境复苏经济国力增强,完全可以向金国提出废除以前所签对金“世代谨守臣节”的丧权辱国条约,平起平坐,和平相处。然而屈膝成性的奴才已失去挺起腰板做人的勇气。加之,用屈辱换来的和平又在君臣们的声色犬马中荒废过去。“暖风熏得游人醉,只把杭州作汴州。”得过且过,早把北伐雪耻的宏图大志丢在脑后。有那倡言北伐并以身相试者,竟然落得身首异处的结局,其中,尤以韩侂胄的故事最为奇特和悲哀。韩侂胄是南宋第四位皇帝宁宗赵扩的朝臣,政声不咋样,却靠后宫关系当上了宰相。为了显摆,想立盖世功名,韩侂胄误判敌我情势兴师北伐,结果大败而返,被迫重开和议。金国开出“南宋称臣割地,献首祸之臣韩侂胄的首级”的条件,南宋满足条件方可罢兵。称臣割地已是南宋外交的家常菜,好办,但要韩侂胄的脑袋,他能愿意?然敌大军压境,南宋危在旦夕,韩侂胄的继任者史弥远用计杀了他,将其首级献上,金国这才同意罢兵议和。据说史弥远计杀韩侂胄,宁宗皇上并不知情,恰如秦桧杀岳飞高宗皇上不知情一样。是真是假,至今还有异议。南宋第五个皇帝宋理宗赵昀即位的开庆元年(1259),蒙军攻宋,南宋权臣贾似道领兵出战,一见蒙军阵势便被吓晕,竟私下与敌帅忽必烈签下称臣纳贡密约,向理宗谎报说,承圣上天威,在臣的正确指挥下,蒙军大败,狼狈逃去。甚至襄阳城被蒙军围困三年之久也瞒住理宗。如此事关国家存亡的大事竟被臣下蒙了过去,可见皇上昏聩到什么程度。只是此时的敌国不是金,而是以剽悍狂野著称、凭铁骑横扫欧亚和中东、被时人称为“上帝之鞭”的蒙古。蒙古,唐时称鞑靼,是一个北方的游牧部落,后来不断扩张,到南宋宁宗赵扩开禧二年(1206)时建立蒙古国,铁木真称帝。因民风强悍长于骑射,常侵犯周边国家,抢掠劫杀凶悍无比,其东南边的金国常被侵扰,金国组织反抗,往往不是对手。只得送女人送牛羊割地赔款求和,把南宋献给的金银财帛转手孝敬给蒙古,以求罢兵。腐败的南宋朝廷之所以能维系那么久,还多亏蒙古的牵制,要不,恐怕早就被金国灭了好几次了。

版权页:

 

  • 用户评论
  • 豆瓣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关闭

资料下载
联系邮箱: